首页 科技 军事 正文

西藏边防夫妻国门前的坚守

2017年10月18日 00:24:54  来源:中新网  编辑:叶子
举报

西藏边防夫妻国门前的坚守

图为下班后,孙仁泽与爱人岳文君在散步途中。 周文元 摄

中新网日喀则樟木10月17日电 (周文元 何宇恒)凌晨两点,呼叫声一段段传来,睡眼朦胧的聂拉木边防检查站勤务中队中队长孙仁泽翻了个身,拿起枕边的对讲机,询问起塌方点的灾情。

十月中旬的聂拉木,时有大雨侵袭。这晚深夜,接到灾情报告后,孙仁泽下床打开窗户,秋风裹挟着雨点砸地声,远山石头滚落声,“冲进”房内,他打了个哆嗦。穿上衣服后,孙仁泽便去查看塌方点情况。

岳文君正在聂拉木边防检查站政治处工作。 周文元 摄

岳文君正在聂拉木边防检查站政治处工作。 周文元 摄

呼叫声还吵醒了孙仁泽爱人——聂拉木边防检查站政治处干事岳文君。结婚五年间,凌晨响起的对讲机呼叫声,岳文君已不再陌生。对夫妻二人来说,成为常态的还有坚守国门的责任与荣耀以及对家人的愧疚。日前,中新网记者专访了这对驻守在中国西南边陲的夫妻。

中华人民共和国聂拉木边防检查站地处中尼边境,2015年4月25日地震前,部队驻地樟木镇常住人口3000余人,年出入境旅客和边民约120余万人次,素有“西藏小香港”之称。地震后,为严防次生灾害影响,部队驻地的所有群众转移至日喀则市区,仅剩下边防官兵坚守。

坚守边关的日子,孙仁泽每晚睡前都要将对讲机声音调至最大。“以前搞军事训练,比武,打枪多了,听力就弱了。”他指着耳朵对记者说,有时,半夜对讲机响了,自己听不见,爱人常提醒他。

“他晚上要查岗,一去一回,我也睡不好。”岳文君对记者说,即使没有对讲机的传呼,岳文君也常常突然醒来。

精神松弛下的突然紧张感,也常常袭扰孙仁泽。“现在不敢坐飞机,飞机一颠簸震动,我就紧张。”飞机的颠簸常让这位一米八一的山东壮汉回想起2015年4月25日的地震。

聂拉木边防检查站每天下午都举行体能训练。图为勤务中队中队长孙仁泽正在带队跑操。 周文元 摄

聂拉木边防检查站每天下午都举行体能训练。图为勤务中队中队长孙仁泽正在带队跑操。 周文元 摄

他双手扶着椅子的扶手,模拟着地震中身子摇晃的姿势,向记者描述称,当年地震发生时,地面在剧烈晃动,脚站不稳,有力也使不上劲,想跑都难。

让他心有余悸的是,地震发生后,在转移游客、当地百姓、商户时,他差点牺牲。

“开车经过一坡度很高的斜坡时,先让乘客都下车了,我在车上指挥驾驶员过斜坡。”他说,到斜坡高点时,车突然熄火,刹车失灵,车加速倒退滑向悬崖边,“如果没有路边20多个修路工人在后面推住车,我就掉下悬崖了。”

如今,这个在边防一线组成的家庭又多了一个牵挂。“孩子现在七个月了,我就出生时见过一面。”孙仁泽摇摇头说,很想念孩子。

夫妻俩对孩子有愧疚感。孩子出生后不久,孙仁泽就回到部队。孩子四个月大时,岳文君也回到西藏,因双方父母大多身体不好,弟弟又在新疆当兵,孩子现由她几个表姐轮流照顾。

常年在外,孙仁泽对父母愧疚不已。“父亲脑血栓,手术前都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时,这些都没告诉我。”

难以尽孝,又不能亲自抚养孩子,孙仁泽在用另一种责任弥补这一切。

“地震后,经过20小时车程,当把所有灾区百姓转移至日喀则市区后,我有很强的荣誉感,觉得做这件事很崇尚。”孙仁泽拍着身子说,如果不穿上这身军装,我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去实现这种价值,“我既然是守关人,生命与国门就要同在。”(完)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