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七楼救救我

2017年09月11日 16:50   编辑:米小粥   来源:新文阁

我要分享:0

摘要:塑料模特 最近流行大型真人秀节目,超乎想象传媒公司也在跟风,想办一场小小的真人秀,活动场地设在百货商场。于是,晓鹏、茱莉、大伟、阿慧几个正在实习的大学生被安排午夜进驻商场,布置道具。 别看商场里平时......

塑料模特

最近流行大型真人秀节目,“超乎想象”传媒公司也在跟风,想办一场小小的真人秀,活动场地设在百货商场。于是,晓鹏、茱莉、大伟、阿慧几个正在实习的大学生被安排午夜进驻商场,布置道具。

别看商场里平时热闹非凡,但到了午夜又静又冷。疲惫和困意阵阵袭来,几个学生都有点儿挺不住,用对讲机向领队的晓鹏抱怨:“公司是不是耍我们啊?说是真人秀,也没说哪个明星会来,让我们干这么累的活儿。你是领队,也不向公司反映反映!”

晓鹏在对讲机里接话:“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我其实是最不爱来的,因为我从小就怕……”

就在这个时候,“咔”的一声,商场里的电闸跳了。顿时,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领队晓鹏颤抖着蹲了下来,通过对讲机说:“我独自一个人在七楼,在一片塑料模特旁边,你们谁能来把我从这里带走?我、我最怕的就是塑料模特了!”

大家谁都不信他的话:塑料模特有什么可怕的?没办法,晓鹏只能通过对讲机,哆哆嗦嗦地讲了关于自己的故事:

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开了一家服装店,家里条件还不错。有一天,小伙伴对我说:“你妈妈常去进货的那家塑料模特店闹鬼哦!”

“我才不信呢!我妈妈经常去那里进货,从来没出过事!”我不屑地说。

“那是你妈妈进货都是在白天,晚上才会出事。我听说,”小伙伴故意压低声音,“一到半夜的时候,那里的塑料模特就会动起来,好可怕啊!”

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相信,但是好奇心确实被调动起来了。在小伙伴的怂恿下,当天晚上我们就到塑料模特店里探险去了。店还是和白天一样,里面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塑料模特。塑料模特个个姿势僵硬、面无表情,晚上看起来确实有些恐怖的感觉。我有点儿打退堂鼓了,但小伙伴兴致却很高,他不知用什么方法弄开了门:“到里面看看吧。”然后他一溜烟儿地跑了进去。

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经过一排排塑料模特的时候,感觉得它们好像全都在盯着我。我全身发冷,心“扑通扑通”乱跳,祈祷着这些模特千万不要突然动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好不容易走到了头,我回头一看,见它们还在那儿站着,死死地盯着我。我高兴起来,大声对小伙伴说:“你看吧,闹鬼的事情是骗人的!它们根本不动,跟来的时候一样……”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全身像触电似的激灵了一下——我进来的时候,模特们都是脸朝向我,盯着我看的。现在我回头了,它们应当背对着我,怎么还是盯着我?

也就是说,它们动了,它们随着我的脚步在动,而且始终在盯着我。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忍不住大叫起来。我急忙找小伙伴壮胆,却发现他正对着一具塑料模特发呆。“别看了,太可怕了,快走啊!”

我去拉他,但是他指着面前的塑料模特说:“你看,它像不像你妈妈?”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个模特很像我妈妈,或者说,它简直就是我妈妈!我用手摸了一下它,软的。

那天我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家店的,一路上我都在想:我妈妈总来这家店购进塑料模特,难道说……

回到家看到妈妈的时候,我只觉得她全身都是僵硬的,动起来还有“咔咔”的声音。她真的是我妈妈吗?

传送带

晓鹏讲到这里停住了,对讲机里只剩下“沙沙”的声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晓鹏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后来了,我受不了这种打击,离家出走了。等我再次回去的时候,妈妈已经去世了。”

真是令人惊诧的结局!大家都很同情晓鹏,就商量着谁去接他。晓鹏在7楼,显然6楼的茱莉是接他的最近人选。但茱莉却严辞拒绝:“不,我不去7楼!从6楼到7楼要只能乘滚梯,没有直梯,而我最怕的就是滚梯了!”

大家都特别不理解,责怪茱莉胡说,就是不想帮助别人。茱莉都快哭了:“你们不知道,我在滚梯上遇过鬼!”

我不想过于细致地回忆这件事,因为它实在太恐怖了。

那天晚上,我在一家商场等朋友,她一直没有来。我累得要命,就倚在滚梯旁的栏杆上等她。这时,我看到一个小男孩坐着滚梯缓缓地升了上来。他长得很怪,脸上没有血色,眼睛又黑又大而且没有眼白,就像《咒怨》里那个鬼小孩。我吓得一个激灵,后退了一步。这时,小男孩的妈妈从后面升上来了,她似乎知道我很害怕,说:“对不起啊,我家孩子眼睛有点儿吓人,您别介意!”

人家那么客气,我也不好意思大惊小怪,微笑着点了点头,再次倚在了栏杆上。然而几分钟之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恐怖的小男孩,他再次坐着滚梯升了上来。

这是干什么啊?我心中一惊,又后退了一步。这时,小男孩的妈妈也乘着滚梯上来了,她依旧客气地对我说:“对不起啊,我家孩子眼睛有点儿吓人,您别介意!”

动作、语气、话题,都和刚才一模一样。

我有点儿害怕了。

几分钟之后,我再次看到这对母子出现在滚梯上,说的是同样的话。这次我壮着胆子向那个妈妈看去,我看到她的裤管里模糊一片,像是没有脚。

“啊——”我尖叫一声,拼命地往后跑。这时,我的好朋友出现了,她一把拦住了我。我顾不上责怪她迟到,把刚才的一切语无伦次地讲给了她听。

她听后皱紧了眉头,严肃地说:“你遇到鬼了!”她说,滚梯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传送带,有的滚梯如果建设得风水不好或者搭建过程当中死过人,就会变成鬼魂的传送带。鬼需要一连传送七次,才能完整地传送上来。所以,我刚才重复看到的母予,就是正在传送的鬼。

我听完之后吓傻了,拉着她的衣襟问:“那是不是后面还会有很多鬼传送上来?”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我也是从那个滚梯上来的吗?”

我全身一个激灵,再次向滚梯看去。我看到我的朋友——另外一个完全一样的朋友,正乘滚梯缓缓地向上升来。

“后来我才知道,我朋友那天晚上迟到,是因为出了车祸,她死了。从那之后我特别害怕滚梯,平时逛商场从来不乘滚梯!今晚到这里来干活,本来亮着灯我也没觉得恐惧,现在停电了,这么黑,我真的不敢啊!”听茱莉这么一说,不仅她不想乘滚梯,大家都不肯乘滚梯去接晓鹏了。晓鹏在对讲机里一再恳求,茱莉便说:“让阿慧去吧!阿慧在5楼,也很近的,她可以乘直梯。”

阿慧听到这个主意顿时尖叫起来:“我才不要坐直梯呢!你怕滚梯,但我怕直梯啊!尤其是现在已经灭了灯,我更不敢坐直梯了!”

茱莉批评阿慧不肯助人,阿慧不高兴地说:“你那个滚梯算什么啊?要是听了我的故事,你就知道直梯其实才可怕呢!”

电梯里的人影

其实,我曾经是医学院的学生,成绩还很不错。但我之所以没有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就是因为那个电梯!

我们医学院的女生胆子都很大,平时晚上独自去实验室做个实验什么的都是常事儿,也不觉得世上有鬼这种东西存在。有天晚上,我要去地下二层的实验室,进了电梯之后,门飞快地就关上了——你们也知道,电梯门关起来是很慢的。关门之后,无论我按什么按钮都没用,电梯直接降到了地下三层。我吓坏了,因为地下三层是医学院存放尸体的太平间。我急忙去按求救按钮,没有人应答,手机也没有信号。当时我只能默默地祈祷电梯门不要打开,我怕电梯门开了之后,地下三层会有什么东西走进来。幸运的是,电梯只是在地下三层停了一下,门没有打开。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可能只是电梯坏了,深更半夜的,不会有人来救我,我必须独自在电梯里呆到天亮。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又不敢玩手机,怕把电用光。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电梯四周的墙壁很亮,映出了我的影子。我心想:不如就在电梯里跳跳舞唱唱歌吧,也可以起到壮胆的作用啊!于是,我在电梯里又扭又唱起来,四面墙壁像镜子一样清晰地映出了我乱跳乱唱的身影。我越扭越高兴,跳得头发都披散下来了。

就这样惊慌地过了一夜,第二天,校工发现电梯坏了就把我救了出去。他们看到我头发凌乱、一身臭汗,就安慰我,问我是不是吓坏了。我很豪爽地说根本没吓到,我自己在电梯照着墙壁,又蹦又唱一个晚上,还觉得自己很有歌星的天赋呢。

大家都夸我有胆量,只有一个年老的校工皱着眉头走进了电梯:“姑娘,你说你跳了唱了,这我都信。但是,你是怎么看见自己身影的?咱们这个电梯,四周都是摩砂墙,根本照不出你的样子啊?”

我急忙转过头,果然看到停在我身后的电梯四面都是银灰色的摩砂墙,连模糊的人影都照不到。

那我昨晚在电梯里,那四个跟着我一起跳啊唱啊的身影是……

“别说了,吓死我了!”茱莉尖叫起来,打断了阿慧的话。

阿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就是这件事对我心灵的打击太大,我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从此,我就再也不敢进实验室了,也就没法当医生,只能到这个小传媒公司来打工。这里虽然苦啊累啊,但毕竟不用跟死人打交道,而且平时上班也可以不坐直梯。”

阿慧和茱莉两个姑娘在对讲机里聊得欢,都把晓鹏忘记了。晓鹏再次在7楼发出呼救,说他再呆下去就要出现幻觉了,他已经觉得商场里的模特都动起来了。

呆在一楼的大伟只好自告奋勇地说:“得了,我去吧!让女人去救你,根本就不可能!我在1楼,直接坐直梯到7楼就行了。我不怕坐电梯,晓鹏,你等着我啊!”

晓鹏干恩万谢。电梯从1楼到了7楼,大伟从电梯里出来后开始寻找晓鹏,对讲机里能听到大伟用粗大的嗓门询问晓鹏的位置。然而问着问着,大伟就不吱声了。

晓鹏说:“大伟,你在哪儿啊?快来找我啊!”

大伟在对讲机里爆了一句粗口,然后说:“对不住,我不能去找你了!我不知道从电梯去你那儿要经过一片试衣间,我、我最怕的就是试衣间啊!”

大家都惊呆了:试衣间有什么可怕的呢?姑娘们最不怕的地方可能就是试衣间了。大伟已经不再是刚才那粗大的嗓门儿了,他说:“我、我给你们讲试衣间的故事啊!”

大伟的试衣间故事

从前有个姓陈的保安,他被安排在商场夜巡,午夜时分要打着手电筒在商场里转一转。这个活儿很轻闲,他也很爱做。一天晚上,当他经过一片男装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咚咚咚……”像是有人在拍门。

可是这时商场除了自己,哪还有什么人啊?陈保安吓坏了,循看声音走过去,发现声音居然是从一个试衣间里传出来的。试衣间的门从外面锁上了,里面清晰地传出“咚咚咚”的声音。陈保安只觉得毛孔在不断地张大,心跳也加快了。但他随即想道:也许是试衣间的服务员疏忽了,客人被关在了里面。

陈保安走到试衣间前,壮着胆子打开了门锁。里面黑洞洞的,有轻微的怪味,其它什么都没有,“咚咚咚”的撞门声也不见了。

陈保安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太搞笑了。第二天,他交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高个子保安,虽然不熟悉,但陈保安还是把昨晚的事情跟对方说了。谁知,那个高个子大吃一惊地说:“你听到了敲门声?天啊,那个试衣间是有故事的!”

据高个子保安说,以前这里曾经发生过火灾,商场里所有人都跑掉了,就那个试衣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个客人在里面晕倒了,不知道着火了。火虽然很快被扑灭了,但是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还是把那个客人活活地熏死了。从那之后,服务员总会在商场里无意中看到那个客人。大家都很害怕,商场的老板只好请了个法师来镇鬼。法师说解铃还虚系铃人,把鬼依旧镇在困死它的那个试衣间里,然后在外面加上了锁。

陈保安听完之后大惊失色:“完了完了,我不小心把锁打开了!”

高个子却笑了起来,拍着陈保安的肩膀说:“幸好你不知道,否则我还在里面关着呢!谢谢你把我放出来!”

陈保安听了这话,全身一个激灵,倒在了地上。

大伟讲到这里停住了,阿慧说:“你这故事是挺吓人的,但这毕竟是个故事啊,不用太当真吧?”

谁知大伟在对讲机里哭了起来:“这是真事儿啊,因为我就是那个讲故事的高个子!”

原来,大伟在来传媒公司之前没有找到好工作,就在商场里当保安。他年轻,喜欢恶作剧,看到新来的陈保安老实,就讲了个故事吓他——其实那个试衣间没有闹过鬼,只是里面串通了排风口,有时会发出“咚咚”声,客人们不愿意用。为了区分,老板才在试衣间门外加锁的。但没想到,就是这个恶作剧吓坏了陈保安,他的心脏病发作,死了。而陈保安死前清醒了一段时间,他说的话是:“试衣间……”

从那之后,大伟一到晚上就能够听到试衣间里传出的“咚咚”声,不只是那家商场,每家都一样。大伟觉得,那是陈保安找他索命来了。

“所以我不再当商场保安,出来发奋读了个大专,到这家传媒公司来了。没想到,现在又遇到试衣间了!我刚才听到那些试衣间里传来‘咚咚’的声音了!”大伟带着哭腔说。

大伟已经被吓成了这个样子,再勉强他去救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晓鹏在7楼也快吓得不行了,这可怎么办好呢?

茱莉和阿慧急得要命,就在这个时候,茱莉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挺好的。”

茱莉一回头,见身后站着的居然是晓鹏。

真人秀的高潮

伴随着晓鹏的出现,商场的灯随之亮了起来。光明之下,一切可怕的东西看起来都不那么可怕了。晓鹏说:“对不起了各位,其实我根本不怕塑料模特,那个故事也是假的,刚才那些也都是安排好了的。这,就是咱们传媒公司的‘真人秀’!”

原来,“超乎想象”传媒公司有心办一场真人秀,但为资金所限,即使真的请了明星来,也势必没有市场竞争力。所以,老板干脆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真人秀——恐怖真人秀:安排四个大学生午夜在商场工作,期间把商场的灯全部关掉。领队的晓鹏蹲在7楼讲了一个鬼故事,让大家来救他。在惊恐的环境之下,再加上晓鹏的诱导,另外三个学生真实地表露出自己的恐惧,讲出了自己亲身体验的恐怖故事。而事情的全程,都会被公司记录下来。

晓鹏说:“还记得你们来应聘的时候公司给你们的问卷吗?其中有一条就是‘是否有恐怖的经历,如果有,请简述之’。就是因为你们的生活经历里有这些经历,公司才会选中你们的。那个时候公司就在策划这场真人秀了!”

原来是这样!其他三人起初有点儿生气,但禁不住晓鹏一再替公司道歉,也就算了。四个人重新聚集到了一楼,明晃晃的灯光照着他们的脸。就在这个时候,晓鹏接到了公司的电话,他觉得一定是公司想要表扬他任务完成得好,因此很骄傲地接听了电话。

老板说:“就安排在后天晚上吧。明天他们三个人也不行,有一个感冒了。”

“什么,什么安排在后天?”晓鹏诧异地问。

“还能是什么,真人秀啊,你小子不会忘了吧?你、茱莉、阿慧、大伟四个人在商场的那个啊,他们三个人今晚不是不能来嘛,我发短信告诉你了。明天晚上也不行,改后天了,你准备一下。”

“可是老板……”晓鹏急忙要问,但是老板已经挂了电话。

晓鹏只感觉到寒意阵阵袭来,他缓缓地转过身,看到背后三个呆滞的面孔。他们的脸色在灯光下看起来那么苍白,简直就像是三个塑料模特。

晓鹏呆了良久,喉咙里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