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林未兑现何誓言导致德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覆灭

2017年01月01日 15:24   编辑:影魔   来源:人民网

我要分享:0

摘要:以后的事实证明,戈林的空军在保罗斯被围期间里,平均每天只能空投104.7吨物质。

核心提示:以后的事实证明,戈林的空军在保罗斯被围期间里,平均每天只能空投104.7吨物质。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倪乐雄,原题:《德第6集团军斯大林格勒覆灭:城内街道可用尸体丈量》

德军第6集团军是德国武装力量中少数几个战略重兵集团之一,斯大林格勒被称作伏尔加河流域的钥匙。希特勒曾非常自豪地宣称,他可以用第6集团军来打开天堂的大门。然而他却没有料到,第6集团军拿到了伏尔加的钥匙后,却为第三帝国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A、前奏:希特勒朝令夕改,贻误战机

1942年3月底,因冬季严寒猝临,而从莫斯科败退的德军渐渐恢复了元气,有重新进攻的模样。苏军最高统帅部召开会议商讨未来作战。斯大林判断德军主攻方向是莫斯科。但西南方面军司令员铁木辛哥不顾众人反对,坚持由该方面军向德军南翼实施进攻,斯大林最后拍板同意。

5月12日,苏军在铁木辛哥元帅指挥下,向哈尔科夫地区的德军发起进攻。但他们并不知道,德军早已在此集结重兵。激战过后,除2万多人突围外,苏联第5、6、7、9集团军和博布金将军战役集团全军覆没。德军在苏德战场的西南翼重获战场主动权。

乘哈尔科夫胜利之余威,德军开始沿顿河扫荡河湾内的苏军。至7月17日,进展迅速的德军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已准备向斯大林格勒进攻。

此时,该城尚不及设防,德军若坚决进攻可一举攻克。然而,希特勒担心克莱斯特的第1装甲集团军势单力薄,不能强渡顿河,便命霍斯率第4装甲集团军协助他南下。这样一来,攻打斯大林格勒的第6集团军就孤掌难鸣。

霍斯放弃斯大林格勒的进攻,调头南下来帮助克莱斯特渡河,反而占用了后者的进军道路。这造成极大混乱,耽误了克莱斯特的行动,实在是帮了倒忙。

10多天后,希特勒思路又变,认为要长期占领高加索油田,须在其北面建立一道掩护屏障,这就必须拿下斯大林格勒,遂又令霍斯第4装甲集团军调头北上,重新加入对斯大林格勒的进攻,以配合苦斗中的保罗斯集团。

就在霍斯集团军来回折腾之际,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防御迅速得到加强。这时,保罗斯接到希特勒命令,要其在9月15日攻占该城。大战即将开始。

B、激战:城内街道用尸体来丈量

9月15日到11月19日期间,德军为夺取斯大林格勒而全力以赴地进攻,苏军62集团军和64集团军为固守伏尔加河左岸几小块阵地也不惜一切代价,殊死相搏。虽然德军在攻入市中心以后,几乎占领了城市的全部地区,但沿伏尔加河几块阵地怎么也没拿下来。双方竭尽全力地厮杀,每一条街、每一堵墙、每一幢房屋、每一层楼面、每一间屋子都反复易手,恶斗无数个回合仍不见分晓。起初,德军以步兵集团冲锋,不见效果,继而以大炮、飞机将城市炸成废墟,这样反到对防守的一方有利,凭借废墟,苏军进行了有效的抵抗。双方在废墟中你来我往,在瓦砾中寻找前进道路,像老鼠一样,故而又被后人称作老鼠战争。

斯大林格勒成了一座火炉,白天硝烟弥漫,枪声、爆炸声震耳欲聋。晚上,火光冲天,信号弹满夜空地飞舞。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在两个月的争夺战中,德军第6集团军伤痕累累。霍斯强悍的第4装甲集团军损失惨重,被迫退出攻击,撤往柯特尔尼休整。一个德国老兵哀叹斯大林格勒的街道不是用尺来衡量,而是用尸体来作丈量单位的。它就像一座火炉,双方无数援兵一投入,顷刻间便灰飞烟灭。它是又一座凡尔登,或者说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

C、突围:戈林的私心与保罗斯的放弃

当保罗斯第6集团军被粘在斯大林格勒进退维谷时,两路苏军会师卡拉奇,使保罗斯集团军陷入重围。这时,希特勒正在阿尔卑斯山的别墅流连忘返。他得知消息后,立即命令曼斯坦因元帅组成顿河集团军群,统一指挥斯大林格勒战线。

曼斯坦因是11月20日接到命令的,但他坐的火车被苏联游击队的地雷炸坏,延误了时间。直到11月24日,他才到达B集团军群总部斯塔罗比尔斯克。这时,苏军已完成对保罗斯的包围。这个耽误是致命的。

面对第6集团军被合围,参谋总长蔡茨勒竭力主张保罗斯率部立即向西南突围。这在被围后的一个星期里完全能做到。蔡茨勒几乎已说服了希特勒。但这时偏偏蹦出个戈林来,他向希特勒信誓旦旦,他的空军每天可以给包围圈运送500吨作战物质。

以后的事实证明,戈林的空军在保罗斯被围期间里,平均每天只能空投104.7吨物质。戈林如此不负责任说大话而贻误战机,原因是自不列颠之战以来,他的空军在希特勒眼里地位一落千丈,为了重新获得希特勒对自己的信任,戈林便想在斯大林格勒这样关键的时候露一手。

戈林因其一己之私心,使得保罗斯的第6集团军丧失最佳突围机会,而空军实力也遭到惨重损失。整个会战期间,损失了飞机480架、人员1000多名。

由于苏军将霍利特集群死死牵制得不能动弹,曼斯坦因便决定由霍斯集群单独负起救援任务,代号为冬季风暴。

为策应冬季风暴作战,曼斯坦因要求被围的保罗斯组织兵力向西南进攻,突破苏军封围,以求和霍斯集群形成对进,共同切开一条走廊。但保罗斯电告曼斯坦因,汽油储存仅能使坦克部队行驶19公里,只有当霍斯的援救部队到达距包围圈32公里的时候,才能采取策应行动。但当霍斯的57装甲军冲过阿克赛河,距包围圈仅56公里时,保罗斯仍按兵不动。而这已是救援部队前伸的最大极限。

12月19日,曼斯坦因预感这是第6集团军突围的最后一次机会,遂鼓起勇气,毅然违抗希特勒,向保罗斯发出立即向西南突围,分批撤出斯大林格勒的命令。曼斯坦因已单独负起了抗命的责任,现在就看保罗斯的选择了:是服从顶头上司曼斯坦因,还是服从瞎指挥的最高统帅希特勒。但保罗斯却选择了按兵不动。

关键时刻,朱可夫发动了一次卓越攻势,使曼斯坦因被迫从霍斯救援军中抽回精锐部队,以应付后方危机。这样,向斯大林格勒解围的进攻部队便成强弩之末,在苏军反攻下而溃退。保罗斯第6集团军的命运就此注定。

D、投降:加官进爵也没用

就在德军于斯大林格勒陷入僵局之时,另一路进入高加索地区、夺取当地油田的德军处境也很不妙,面临40万士兵被围歼的危险。德军参谋长蔡茨勒主张立刻从高加索撤退。而希特勒照例固执地坚持不准撤退,坚守已占领地区的死笨做法。

蔡茨勒警告说,如不立即撤退,则高加索方面的德军会遇到第二个斯大林格勒,于是,希特勒勉强同意。

曼斯坦因现在遇到了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要保障危在旦夕的高加索部队安全撤回。要做到这点,他只能希望斯大林格勒被围部队多坚持一点时间,尽可能地拖住苏军主力,以缓和对高加索方面德军的压力。这点他与希特勒很快达成了共识。于是,保罗斯的第6集团军成了这场丢卒保车游戏中的一个卒子。

在被围后近两个月的苦战中,第6集团军的防区日益缩小,弹药食物奇缺,伤员日增,而俄罗斯的冬天已降临。1943年1月8日,苏军派出3名红军军使,带给保罗斯一份招降书。保罗斯立即将全文发给希特勒,要求在紧急关头给予方便行事的权力,但被希特勒驳回。

48小时以后,由罗柯索夫斯基指挥的212万顿河方面军,在6900门火炮,250辆坦克,近300架作战飞机的掩护下,向饥寒交迫的德军第6集团军发起总攻。这一仗打得激烈而残酷。俄罗斯的顽强、日尔曼的疯狂都在此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6天之后,德军袋形阵地已缩小了一半。

1月24日,苏军使者又带来一份新的投降建议。左右为难的保罗斯又一次向希特勒请示:部队弹尽粮绝……已无法进行有效的指挥……1。8万伤员无衣、无食、也无药品绷带……继续抵抗下去已无意义。崩溃在所难免。部队请求立即准予投降,以挽救残部生命。

希特勒接到保罗斯电文后,发出下列回电:不许投降。第6集团军必须死守阵地,直至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

1月30日,保罗斯给希特勒发出电文:最后崩溃不出24小时之内。希特勒随即去电对保罗斯及其手下117名军官加官进爵,保罗斯被封为元帅。很明显希特勒是想让保罗斯自杀,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他对约德尔说:在德军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陆军元帅是被生俘的。

但第二天,保罗斯和他部下在万有百货公司地下指挥部投降。

E、希特勒愤怒:我不再任命元帅!

在这场战役中,第6集团军22万人悉数被歼,保罗斯以下24名将官、9。1万名士兵被俘虏。

魏尔莫特在《欧洲战争》一书中统计:德军在装甲车辆和一般车辆方面的损失,相当于6个月的生产量,在火炮方面约相当于三四个月的生产量……还应该加上500架运输机。第6集团军的全军覆没如果还有什么价值的话,那就是为高加索40万德军的安全撤出争取了一点时间。

当希特勒得知保罗斯和他残部并没有全部战死,而是向苏军投降的消息后,勃然大怒。他在最高统帅会议上暴跳如雷,作了一次极其精彩的即兴演说,也可当做斯大林格勒这幕好戏的收场。这里摘其概要如下:

他们已在那儿投降了——正正式式、完完全全地投降了,他们本来应该团结一致,负隅顽抗,然后用最后一颗子弹自尽……那个人(保罗斯)应该举枪自戕,正像历来的司令官眼看大势已去,便拔剑自刎一样……一个人怎么会这样贪生怕死?我实在弄不明白……就我个人说,使我最伤心的是,竟然提拔他这样的人当陆军元帅。我本来是想以此满足他最后欲望的。在这次战争中,我将不再任命元帅了。小鸡还没孵出来,就不该先数有多少。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