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世界 正文

格非:福楼拜是现代小说的鼻祖

2017年03月08日 09:23:22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滑稽
举报

作者:格非

从包法利的帽子说起

福楼拜最有名的作品是《包法利夫人》。翻开《包法利夫人》,在第二页上你会读到一段奇怪的文字。这段文字是什么呢?——他描写主人公包法利戴了一顶奇怪的帽子。一般来说,在小说里写一个人戴了一顶帽子,三言两语就可以了,可是福楼拜用了多长的篇幅呢?用了差不多10行。他详细描述了这个帽子的颜色、形状,它的帽檐,帽子里使用鲸鱼骨支撑开,它还有带子,带子上还有小坠……写得极其复杂。

小说刚开始,就用这么长的篇幅来写一顶帽子,我觉得有点过分。但是大家也许不知道,在福楼拜的草稿里面,他原来写这顶帽子花了多少篇幅呢?长达几页。这在传统文学写作中是犯规的,是不允许的。福楼拜有一个习惯,他每次写完一段文字之后,都要把它朗诵给他的朋友们听,结果他的朋友一致认为,福楼拜疯了,完全没有必要用那么多的篇幅去写一顶帽子。福楼拜后来迫于朋友们的压力,最后仅保留了10行。但是问题还在:福楼拜这么做,到底有没有他的理由?

福楼拜在创作《包法利夫人》的那个时期,巴尔扎克刚刚去世。福楼拜说,巴尔扎克是一个伟大的、了不起的大师,但是,他虽然伟大,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也许应该唱一唱别的歌、弹一点别的调子了。也就是说,文学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那么他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篇幅去写一顶帽子呢?因为福楼拜敏感地意识到,整个欧洲文学出现了一个新的变化,我简单地把它描述为:场景独立。帽子这样的一个画面,本来是为了刻画人物的——为了表现人物的命运,为了表现他的性格,他的家庭、出身和阶级属性,可是现在它突然独立了。

这就是我想说的一个问题,文学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革。

福楼拜是现代小说的鼻祖

福楼拜是公认的导师,他是现代小说的鼻祖,巴尔扎克代表的是过去的文学传统,是一个老的传统,新的传统在法国是从福楼拜开始的,虽然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福楼拜首次使用了限制叙事,在巴尔扎克那边,所有的秘密巴尔扎克本人都掌握的,他是用一种布道式的方法来告诉读者某某地方有一个人姓甚名谁,所有的都在他的掌控之下。福楼拜的小说里面第一句话就很复杂,比如说“那天我们正在上课,我看见一个资产阶级模样的新生走进了教室”。这种开头了不起,从来没有过,他直接把你带进现场,他不再给你讲故事了,让你自己看,而且他在文体上也更加含蓄,福楼拜的书不太好懂的,所以《包法利夫人》我估计有很多人读不懂,就是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为什么这本书那么重要?福楼拜写过三部书都是杰作,第三部叫《布瓦尔和佩库歇》,我在《春尽江南》里面提到了,这是他晚年临死之前写的一本书,没有写完,他为了写这本书,读了1500本书,他要把全世界所有的知识一网打尽,气魄宏大,但是福楼拜跟我有点相似,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绝不跟人接触的,一个人过着隐居的日子。

福楼拜有一部作品非常重要,叫《布法与白居榭》(现中译本译作《布瓦尔和佩库歇》),不知道你们读过没有。早在这部小说中,福楼拜就针对现代社会的“乌托邦”给出了自己的解答。小说的主要情节是这样的:巴黎的两个抄写员得到了一笔意外的财产,他们兴冲冲地来到市郊,开辟了一个庄园,希望从此过上他们渴望已久的那种诗意的生活。但小说的结尾是惨痛的,这两个人梦想破灭,他们最后不得不回到现实社会,渴望重操旧业。该小说是所谓现代性反思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福楼拜在此对人类的知识与梦想做了冷静的回顾——而这个问题正是我的兴趣所在。西方的塞万提斯(骑士精神)传统,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和《情感教育》,还有中国古代的世外桃源理想……这些都曾深深地打动我,促使我对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乌托邦”情结进行思考。

福楼拜简介

居斯塔夫·福楼拜(1821-1880),19世纪中期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居伊·德·莫泊桑就曾拜他为师。著名作品包含《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三故事》和《布瓦尔和佩库歇》等。他十分注重艺术和语言的完美。并且,他对19世纪末至20世纪文学,尤其是现代主义文学的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被誉为“自然主义文学的鼻祖”“西方现代小说的奠基者”等。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