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亲历者:卢沟桥抗战记

2017年07月06日 18:31   编辑:滑稽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要分享:0

摘要:在七七事变80周年这个时间节点重新发表此文,既是为了还原这一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著名事件,也为了提醒人们牢牢记住这一中华民族永远的痛点。......

这是一篇七七事变发生之后第一个到达现场的记者方大曾写的通讯,真实客观地记录了他当时亲眼目睹的事变发生时的战场变化,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民团结一心、抵御外侮的英雄气概。在七七事变80周年这个时间节点重新发表此文,既是为了还原这一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著名事件,也为了提醒人们牢牢记住这一中华民族永远的痛点。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的原貌,我们除明显的错讹修改和注释外,对不影响阅读的表述均未改动。

七七事变发生后不久,方大曾就在抗战战场上失踪了。重新发表此文,也是为了纪念这位著名记者。

【原编者按:小方先生此稿于廿三日由平寄发,正在二十一日所得停战协定成立之后,末第二段所说和平解决,就是指当时的停战办法。但是日帝国主义显然没有和平的诚意,只有侵略的野心。在廿五日晚廊坊事件,廿六日广安门冲突以后,日方对我已下最后通牒,中日大战已经迅速展开了。】

卢沟桥事件,很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小规模的中日战争,这事件发生于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的午夜,截至记者写稿时———七月二十三日,双方已有“停战”协定,但日军仍由山海关继续向平津增兵,进攻卢沟桥的部队,似乎也在扩大(行)动。兹将此次事件之经过,略记于后:

保卫北平的二十九军

许多人对于华北的情形以及二十九军发生猜疑,这不只是一个大大的错误,而且是精神过敏。两年来二十九军在艰难中支持了这危急的局面,不知费了多少苦心,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华北民众的深切同情与了解。又有人说,冀察当局与中央有矛盾,这种说法正是日本当局的了解,而不是我们中国民族所当有的错误观念。卢沟桥事件发生的时候,谣言很大,但是事件的发展,就证实了冀察当局与中央之一致,总括的说,卢沟桥战役在军事上,中国军队实保持了百分之百的胜利,虽然在后来的撤兵交涉条件上,这一切又当别论。然而,假使我们真的就把这次事件“和平”解决了,而并未能借着这个机会发动了全部的抗战,甚或容忍日本大量的增兵华北,这却又相反的会造成一个极大的危机。总之,大局尚在摇摆不定,现在的一切推测,都是没有任何把握的。

卢沟桥事件的发动,在日本方面早有详密的计划。自从六月下旬起,北平市内即已陆续发现许多“怪事”,于是驻在城外的二十九军就一点一点的往城里开。这种军事的调动,都在夜间,一般市民很少理会。

七月五日起,北平即已无形戒严,但人心则始终安定,市长秦德纯早就对新闻记者表示说:北平将有扰乱,但平市治安则绝对无忧。的确,自一九三五年夏季,日本唆使汉奸白坚武,自丰台以铁甲车炮击北平的事变之后,北平市政当局即已重视城防问题,关于如何保卫北平,如何防备市内的扰乱,以及如何进行有计划的巷战,早在两年前即已准备妥了。无论有什么紧急事变,在十分钟内,全市警察均可布置完毕。有了这样的把握,所以在卢沟桥事件发生后,北平的当局与市民均甚镇定,这实在是一个最可贵的现象。

卢沟桥事件的发动

日本的华北驻屯军鉴于我国和平统一以后,华北的一切“中日合作”事业,均无任何进展,就异想天开,打算造成一个军事行动,这企图终于在卢沟桥爆发了。本来驻丰台的日军,就常常在卢沟桥演习,并以宛平县城为假想攻占的目标。七月七日的夜里,这家常便饭的演习又在进行着,八日零时,冀察政委会接到日军驻平特务机关长松井的电话,说日军在卢沟桥演习之部队,在收操时短少一兵,要求入宛平县城搜寻,我方因时值深夜,乃加以拒绝。

以当时的局势估计,日军有把握能在三小时之内将宛平县城占领,于是敌方立将军事布妥,企图令我军作城下盟。严重的情形开展了。深夜中冀察政委会派专员及日籍顾问樱井等驰赴宛平县,会同日军副佐寺平同商解决办法。这时天色方始黎明,日方则坚持必须入城,双方在城内谈判了好久,毫无结果,寺平即返回日军阵地而指挥攻城。当日并有日军兵车一列由山海关开抵丰台,卢沟桥事件并非突发,而处于对方之有计划的预谋,已极明显。

寺平走后,即留樱井与我方专员谈判,彼此当电话中传达谈判情形时候,日军突以“一面交涉一面武力”的策略向我县城猛攻,英勇的二十九军随即沉着应战。下午六时一刻,一个大炮弹落在县政府的会客厅中,幸而恰在前五分钟,客厅里谈判的双方代表,迫于炮火的集中县府,已移到对门的宪兵队去了。接着有一百个以上的炮弹落在这只有一方里的小县城中,守城的营长坚决反对退出县城,他对于正在进行中的交涉感觉前途暗淡,同时日军已将平汉路铁桥占领,企图渡永定河以袭我后方。营长见战局危在千钧一发,乃命一连人用绳梯爬出城外,出了城的人,一部经卢沟桥绕至河西,一部则偷行至铁桥东端,这样两头夹攻,把敌人打退。士气之壮,真是闻所未闻。但这与绥远战争又有两点不同:第一,绥战之对方以伪匪为主,此则以日军为直接对象。第二,二十九军兵士两年来多方的忍辱,以及受到绥战的激动,都是以使他们发出不可抑制的兴奋,更何况他们还有喜峰口战役时所得来的“抗日传统!”那正是晚十一时,在夜色朦胧中,大刀队发挥了无上的威力,使日军“三小时占领宛平”的豪语未能实现。日军满想应用去年占领丰台的方式来解决卢沟桥,但他万没有想到会遇着二十九军这样强硬的态度,使他们遭逢一个当头打击。

这一个败仗打下来,事实上日方不能不接受我们的和平条件,于是当夜即约定双方同时撤兵。九日晨,日军虽声言撤退,但仍不断向我挑衅,在城内负责谈判的樱井顾问,只得出城与日军当面接洽,劝其遵守约言。我方守城兵士听说有什么“和平”条件,那简直不是他们所能同意的了,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亦只得退出宛平县而驻守桥西。城内另调石友三部的冀北保安队接防,并限制为一百五十人,且不能带机关枪及重兵器。

实际上,我方虽已打了一个胜仗,但在事件的解决上已是大大让步;按理说,事态当可不致扩大,所以十日的早晨,一般均认为“和平”是不成问题了。

战地踏察

十日清晨,战争既停,记者乃骑着自行车赴卢沟桥视察。由广安门通卢沟桥的大道,已于去年此时修成了很好的汽车路。路之两旁尽为农田。时已仲夏,田野亦显得特别美丽,经柳行村、小井村、大井村,市集都相当热闹,战事似已完全成为过去了。路上遇到了一部军用汽车,里面还载着一具尸体和三个伤兵,他们属于冀北保安队,昨晚接防宛平县城后,日军又行背约攻击,哪知我们的保安队,是与二十九军一样英勇,这种无信义的行为,并未收效,不过保安队却也牺牲了几名英勇的兄弟了。

日军虽云撤退,但是仍在平汉路丰台的岔道的沙岗底下搭着四五座帐篷,到卢沟桥的公路,须经过这条岔道的一个涵洞,有两个日军在涵洞口上放哨。我经过这里的时候,被日军截住。日本话我不懂,但是我了解他是问我的名字,我就给他一个名片,随着我就被引入他们的营地。

在我身旁,最引起注意的是我的照相机。一刻钟之后,找来了一个会说中国话的兵士,开始了对我谈话。因为知道我是欧洲报纸的记者,所以对我非常客气。他们先疑我为中国军的高等侦探,理由就是新闻记者没有勇气到日军方面来,然而由于我的态度自若,这个猜疑也就消除了。

一会儿,见他们又紧张起来了,并且来了一部载重汽车,随着几个兵士忙着架设电话线,非但无撤兵的行动,反而又如临大敌的样子了。

一小时后,我被放行,穿过涵洞再行了一里许到宛平城下。这一带寂静无人,正是战场地带,伤亡的兵士想必都已由双方运回了,只剩下一匹死去的骡子,肚肠还流露在腹外。城角上飘着一面停战的白旗,城上有几个保安警察在放哨。

宛平县只有东西两个城门,东门是紧闭着,要从北边绕过西门才能进去。城门开了一半,警察领我到警察局,蒙一位于巡官陪同到各处拍摄战迹照片,并以事态之详细经过见告。时间已是正午,记者正在警察局,忽然听到了两个消息,都是前方哨探用电话报告来的:第一是日军四五百人又从丰台出动,向卢沟桥进行中;第二是大井村又被日军占领,我方派驻修理电话线的工人被阻回,局势转紧。日军吃了这次的大亏之后,是不甘心的,而且对于他们原来进占卢沟桥的计划是相悖的,所以暂时的议和只是缓兵之计,现在援兵已到,又来准备报复了。

1  2  下一页 显示全文 E都市APP 火速扫一扫~

七七事变79周年:勿忘国耻 揭露日本侵华滔天罪行

今天,“七七事变”79周年。79年前的今天,日军借口士兵失踪要求进宛平城搜查,遭拒后悍然进攻,中国军民浴血抵抗。8年抗战,中国军民伤亡超过3500万人,其中军人伤亡413万人。79年后的此刻,无论你在哪,请为所有捐躯的烈士、逝去的同胞点支不对篡改历史有一点妥协,不忘一分国土割裂的耻辱,不忘记战场先辈们为今日付出的鲜血和年轻的肉体,不卑不亢,自强以国强!

"七七事变"80周年 蔡英文用日语发推慰问日本水灾

“七七事变“80周年 蔡英文用日语发推慰问日本水灾,蔡英文 七七事变 民进党......

七七事变是日本有预谋发动的,历史真相不容歪曲!

日本一些右翼分子却提出七七事变是日本没有预谋的“偶发事件说”、是中方挑动的“中方责任说”等。这些奇谈怪论,目的是为了掩饰日本对华战争的侵略性质。历史真相是七七事变是日本法西斯有计划有预谋扩大侵华战争......

七七事变80周年祭:勿忘国耻 日军侵华暴行罕见血腥照片大曝光

七七事变80周年祭:勿忘国耻 日军侵华暴行罕见血腥照片大曝光 80年前的今天,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自此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战事的起始,大半个中国山河破碎。中国军民伤亡超过3500万人,其中军人伤亡413万人。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