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考古 正文

这座历史悠久的图书馆 藏了好多“隐形”诗

2017年10月18日 02:39:39  来源:界面  编辑:滑稽
举报

几个世纪以来,它们被尘土掩埋在埃及沙漠中一处饱经风霜的图书馆中,它们所隐藏的秘密几乎就要永远消逝在时间中了。但是现在,它们终于重见天日,向世人展现出了自己守护已久的宝藏。

这是一批神秘的古代手稿,曾被人小心翼翼地藏在西奈半岛上一所拥有 1500 年历史的修道院中。修道院名叫圣凯瑟琳修道院,也是世界上持续开放时间最悠久的一所图书馆。馆藏有数千份古代羊皮纸手稿,其中有至少 160 份重写本。重写本的特点在于,这种手稿不是一次成书的,在最近一次成书的字迹下,还有上一次成书被抹去后残留下的字迹和墨迹。大约在 8 世纪到 12 世纪前,圣凯瑟琳修道院的僧侣们重写了这些手稿,原稿只留下了这些难以辨认的残留字迹。其中有些文字早已失传已久,甚至从未出现在任何历史记录中。

但是现在,人们开始慢慢发现这些被抹去的原稿内容的秘密。一群由科学家和基督教徒组成的国际研究小组正着手研究这些重写本手稿,他们利用一种特别的图像技术,从不同角度用不同色光对这些手稿进行取像。这种技术可以让被擦除的原稿内容再次显现,让这些失落的古代诗歌、宗教祭词、以及千年前就已失落的神秘语言重见天日。

圣凯瑟琳修道院坐落在西奈山脚峡谷入口,地形险峻。得益于西奈山在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教徒心中的神圣地位,这所修道院从 6 世纪开始就没有受过严重破坏。建成伊始,圣凯瑟琳修道院就以其图书馆而闻名于学界,这里较为干燥的气候十分有助于保存脆弱易损的羊皮纸书卷。

7 世纪时,伊斯兰文明统治了西奈半岛,一时间半岛上几乎所有的基督教建筑都毁灭殆尽,唯独圣凯瑟琳修道院因为地势险要而幸免于难。十字军战争期间,拜访修道院的朝圣者更是寥寥无几。在这种环境下,修道院物资极度匮乏,僧侣们不得不重新利用旧的羊皮纸手稿。他们用柠檬汁小心翼翼地擦掉原稿,写上新的文字。这些原稿往往用古老文字撰写,其中有些文字历史可追溯到 6 世纪,现在早已失传已久,也不见于任何历史记录。

研究人员用不同颜色的可见光、紫外线和红外光对每页手稿进行照明取像。

现在,这些手稿就是埋藏着众多重要历史信息的珍贵金矿。学者可以从中了解早期基督教经文著作,历史学家可以了解中世纪埃及的社会风貌,语言学家可以了解古代语言的失落之谜。在一些手稿边缘处,许多古老文字还清晰可见,仿佛在吐露着什么秘密。

为了复原重写本上的原稿字迹,研究人员用不同颜色的可见光、紫外线和红外光对每页手稿进行照明取像,并从手稿背面和纸张边缘角度取像,这有助于观察纸张表明的凹凸情况。综合这些图像,就可以还原手稿上被擦除的墨迹,以及羽毛笔留下的痕迹。再通过计算机算法分析识别,就可识别手稿上哪些是上面一层的内容,哪些是下面一层。

研究小组花了 5 年时间,收集了74 卷手稿、总共 6800 页、共计 30 兆兆字节的图像。其中复原出的某些文字文本量甚至占该类文字已知文本的 50%,极大地填补了这类文字的空白,让语言学家破译这种文字又有了新希望。其中有一种复原出的文字叫做高加索阿尔巴尼亚文,是位于现今阿塞拜疆的一个基督教古国用的文字。大约在 8 世纪到 9 世纪时,这个国家的基督教堂尽数毁灭,所有文字记录也都烟消云散。

早期书稿电子图书馆(Early Manuscripts Electronic Library)负责人 Michael Phelps 说,“有两份重写本手稿中复原出了高加索阿尔巴尼亚文,这是这种文字现在仅存的两份文本。我们在处理这些图片的同时,有一位专门研究这种文字的学者会不断对新发现的文字进行破译。所以我们就会不断听到他说‘我找到 met(遇见)这个词了,我找到 fish(鱼)这个词了’。”

研究人员还在手稿中发现了另一种失传已久的语言──基督教巴勒斯坦亚拉姆语。这是流传于中东地区早期基督教社群中的一种语言,由叙利亚语和希腊语混合发展而成,消亡于 13 世纪,有一些早期《新约》就是用这种语言撰写。Phelps介绍说:“这个语言族群拥有自己的文学、艺术和精神生活,他们几乎都消亡了,但他们的文化 DNA 仍存在于我们的现代文明中。这些手稿就是他们的发声筒,让我们得以知道他们曾经的贡献。”

研究人员用计算机算法分析手稿图像。

其它一些手稿则是用常见语言写的,比如阿拉伯语、叙利亚语、拉丁语和希腊语,其中有超过 108 页之前从未见过的希腊诗文从阿拉伯语和格鲁吉亚语文本手稿下复原了出来。同时还发现了 3 份从未见过的希腊语医学配方,包括一份被认为是西方医药之父希波克拉底创造的最古老的一份配方。

对于古代典籍和中世纪文化学者来说,破译这些失传文字会帮极大地帮助他们的研究。法兰克福大学语言学专家 Jost Gippert 研究高加索阿尔巴尼亚文字已经超过 10 年,他说:“这些文稿至少让高加索阿尔巴尼亚文的破译进展增加了 25%。”

Phelps 和其团队将研究成果公布在了网上,世界各地的学者都可以看到。Phelps 团队的这项工作也十分及时,因为圣凯瑟琳修道院属于东正教西奈自治教会管辖,而最近这里正受到 ISIS武装分子的威胁。团队成员兼加尼福利亚大学图书馆副馆长 Todd Grappone 说,“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把这批资料抢救出来,让后人能继续看到。”

研究人员还在手稿记录中发现,历史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关系并非一直都是水火不容,事实上圣凯瑟琳修道院还曾做过两个教派的会面地点。Justin Sinaites 神父是美国德州人,他在圣凯瑟琳修道院做了 10 年图书馆管理员,负责保护这些手卷。他介绍说,这些手卷中有许多内容显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曾在文学、思想等方面进行过很多交流。手卷中还记录有基督教经文翻译成阿拉伯语的早期翻译文本。

“我们从这些手卷中得以一窥阿拉伯文明崛起早期,西方典籍文本是怎样传播到阿拉伯世界中的,”Sinaites 说,“我认为现在的人如果不去了解这部分历史,也就没法理解当今世界上发生的问题。”

(翻译:张杭)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