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人物 正文

为何古人热衷于“冯玉瑛”字画而非“马士英”?竟是因为...

2018年01月12日 16:08:06  来源:趣历史  编辑:米小粥

明朝宰相马士英为何不如秦淮八艳的妓女?相传马士英的画画得好。应该是真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时江南人家多百般搜求马士英的画,非常喜爱。喜爱是喜爱,将马士英的画买回来,或用别的字画、古董换回来,请高手将落款的名字改掉:马字添两点变冯字、士添笔划改为玉、英字给加个偏旁变瑛字,如此,马士英变成冯玉瑛,这样,江南人家才愿意将落款冯玉瑛的画张挂于客厅书房。客人来访,观画若问:这冯玉瑛是谁?主人从容而答:秦淮河边一个妓女。客人:啊!画得真好!

自古无奸不才,大奸大才更远的不说,宋朝的蔡京、秦桧都是极有才的,蔡京、秦桧为人奸险,然字都写得极好。明朝的奸相严嵩也是有才的,不仅写得一手好青词,书法也是极好的。南明小王朝,残山剩水,风雨飘摇,偏安江南一隅,其内阁首辅大臣(宰相)马士英也有才,马士英的奸名虽没有以上几位响亮,但也因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为士大夫和史书不齿。

这里面有问题,犯了考据癖者必然问:落款固然可更改,然印章如何改?某试言之:从前人观画,大约不像现在人这样,见字画就趴在上面像验尸一样看,或像警犬一样嗅来嗅去地看,那不是一般观画者的气象,那是小字画商人的作派,大字画商想必也不会那么做,见多了,望其气象即可,一眼望去即可知真伪。此其一;其二,从前中国人住房,即便是明堂,采光也不像现在这样好,所以,一般人家挂的字画,就起个补壁装饰作用,看也看个大概。第三,从前人家玩儿字画,不像现在这样神经质,除非罕见精绝妙品,就是很随便地挂,没人有意查看你家挂的是谁的作品。所以,愚以为,一眼看去是冯玉瑛即可。

此事见清代阮葵生笔记,阮氏为人严谨,所记即便为传说,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什么用意?桃花扇底看南朝,当时朝代交替,面对清廷的强悍杀伐,士大夫阶层出现了分化,有的殉国、有的隐逸、有的投降。相对那些变节投降的,偏偏秦淮河边的青楼女子,表现出了士大夫平居所倡导并力行的民族气节。

也就是说,江南人家宁愿挂妓女的字画,也不愿意挂当朝首辅(宰相)马士英的画。可见人心中是有是非善恶标准的。妓女卑贱无疑,正因为平常被人看不起,所以才更加注意自身所作所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有见识的女子不愿意输给士大夫男人。妓女卑贱,但与贪鄙短视、祸国乱政的高官相比,人还是愿意选择妓女的手笔。

举报本文
+10
+10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