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文献 正文

沈安娜的历史观

2017年02月07日 15:44:38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编辑:大力

沈安娜者何人?她生于1915年,逝世于2010年,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受中国共产党派遣,潜伏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为国民党重大会议和重要人物担任速记工作,获取了大量国民党中央高层情报和核心机密的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这本书出版以前,她在公众生活中很少露面,其神秘经历和卓越贡献并不为很多人所知。

现代最早从事中国口述史学的是美籍华人唐德刚,从1957年开始参加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研究室中国口述历史学部的工作,他完成了《胡适口述自传》、《李宗仁回忆录》、《顾维钧回忆录》和《黄郛夫人回忆录》等书,特别是《胡适口述自传》一书影响甚远。他曾说:“我替胡适之先生写口述历史,胡先生的口述只占百分之五十,另百分之五十要我自己找材料加以印证补充。写‘李宗仁口述历史’,更麻烦,因为李先生是军人,他连写封信都要秘书,口述时也随便讲讲,我必须细心的找资料去编、去写、去考证,不明白的还要回头和他再商讨”。他的夫子自道,体现了一个严肃的历史学家的职业操守。

众所周知,口述史这一史传样式,较大程度上要依据传主个人的回忆。但是来源于人们记忆的口述史是否可靠?由于岁月的流逝,容易由于记忆漫漶不清出现遗忘、歪曲史实、张冠李戴的现象。同时,人们也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对个人历史加以美化,掺入很多感情因素,带来不客观、不真实的问题,等等。

这本书根据沈安娜个人的口述,结合大量鲜为人知的详实史料(也包括来自台湾的国民党档案资料),通过认真梳理和考证,历时12年方才写成。沈安娜生前要求执笔人遵循“真实、准确、全面”和“不渲染、不夸大、不拔高”的原则,忠实反映那段血与火交融的暗战岁月。应该说,沈安娜的历史观是值得推崇和高度赞誉的。执笔人在口述资料基础上,增删十余载,查阅和参考了大量历史档案和文献资料,去伪存真,又对历史故地和相关人进行了大量访谈,如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这本沉甸甸的著述,堪称当代有关中共隐蔽战线、情报工作和沈安娜个人经历的一部信史。

这本书还在大历史的脉络下,呈现了诸多历史细节,丰富了人们大历史的认知和感受,使“高头讲章”的大历史更为可感、可理解。

长期以来,由于隐蔽战线和情报工作的保密要求,同类历史叙述往往粗略、简要,甚至是有意识地忽略细节。这本书弥补了这一不足,不但详细叙述了沈安娜等人打入国民党高层做情报工作的详细情况,而且还展示了传主在险境中的感受、付出的生命代价和情感代价、苦等上线联系三年蛰伏的焦灼心理等等方面,使读者可以更为切近地感受他们的真实付出和卓越贡献,增加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和认识,增强对党的情报工作在取得全国胜利方面所起关键作用的认识。

同时,本书还表现了大量相关人物和历史场景的细节,便于增强我们对大历史的理解。

比如,1938年沈安娜只身到武汉找党,与董必武、周恩来、邓颖超、博古、王明等见面接受指示的场景和在公开场合见面眼神交互的细节;沈安娜的直接领导人王学文、王世英、徐仲航、吴克坚、卢竞如等人对华明之、沈安娜夫妇进行工作指导和接头的细节,等等。这本书详细叙述了沈安娜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参加重要会议的会议情况,其中包括蒋介石、李宗仁、居正、朱家骅、陈布雷、于右任等人的表现等等,其在场感非常强,这在同类书中是不常见到的。

这本书在个人历史叙述中,呈现了党的情报工作的规则和制度。比如单线联系,不发生横的关系(即使是最亲近的人),如何掩护重要情报来源,如何制作情报、传递情报,如何在险境和怀疑中解脱,如何注意职业化,等等。这都是很好的历史总结,非亲历者不能言,有独特的史料价值。

难能可贵的是,这本书还以个人视角叙述了沈安娜14年情报生涯的精彩生活和情感世界,让读者感受到他对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忠诚和在险境中的牺牲。沈安娜一家人中,包括丈夫、母亲、姐姐、姐夫、姨父、姑父等人都在不同系统中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这是一个无名英雄之家;为了党的事业,沈安娜抗战八年中与母亲、孩子音信不通,相见不相识的感人场景,她和丈夫华明之在重庆身处虎穴,与国民党审讯机关为邻的惊心动魄而困苦无着的生活,都让读者为之动容;她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放弃国民党要人联名推荐她做立法委员的高官厚禄而坚守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速记员岗位的感人故事,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真正英雄的生活和情感世界是质朴而深沉的。沈安娜对自己十足的传奇经历,并没有加以丝毫的夸大和粉饰,而是在风平浪静中彰显惊险,于平实叙述中蕴涵深情。这与时下以无根编造为特点的“谍战剧”形成强烈反差,与以崇尚“揭秘”为噱头的纪实文学保持应有的距离,体现了一个负责任的历史叙述者的操守和尊严。相信读了这本书,那些时髦“谍战剧”创作者和纪实文学作者定能从中受益。

有人说,沈安娜是“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她说:“只有党中央、中情部、南方局、周恩来能按住蒋介石的脉搏,我们个人怎么可能?”她还说,我最伟大的恩师是中国共产党,“我只是践行了我对党的承诺。”

这就是沈安娜的历史观。

(作者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副主任、编审)

举报本文
+10
+10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