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文献 正文

我党第一次纪念马克思诞辰的活动

2017年05月23日 11:22:36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编辑:大力
举报

这次纪念活动规模空前,影响深远。纪念活动的内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印发宣传品《马克思纪念册》,并在党中央的机关刊物《新青年》,以及由共产党人参加编辑的报刊上,发表李大钊、陈独秀等撰写的介绍马克思,阐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文章;另一方面,在全国各重要城市,党有计划地组织群众性的纪念集会。关于这次活动,中共中央执委会书记陈独秀在同年六月三十日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说:“五月五日全国共产党所在地都开马克思纪念会,分散马克思纪念册二万本。”[1]

五月五日,在各地散发的宣传品《马克思纪念册》,[2]是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名义编印的。纪念册的封面,刊登了马克思的半身象片,纪念册内载文三篇:一篇是《马克思诞生一百○四周年纪念敬告工人与学生》,简明扼要地论述了纪念马克思的目的和意义,号召广大青年劳动者和学生,不要屈服于恶劣的环境,“应该学马克思做一个苦战奋斗的战士”,勇往直前,投身到伟大的革命洪流中去;一篇是译自李卜克内西的系统介绍马克思生平及其学说的《马克思传》;一篇是陈独秀的《马克思学说》,文章详细地介绍了《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哲学的贫困》等著作的主要观点,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论、唯物史观、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等理论问题,作了比较系统的阐述。该文还在同日上海《民国日报》的“觉悟”副刊和《新青年》第九卷第六号上转载过。这期《新青年》还刊登了李大钊的《平民政治与工人政治》。

与此同时,在北京、上海,长沙和广州等城市,党通过一些革命团体和公开合法的会议,举办群众性的纪念会。党的中央和各地方的负责人,以及我党的早期党员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张太雷、夏曦、熊瑾玎、张秋人、陈望道、沈雁冰等均莅会发表演说。

在北京,五月三日,主办纪念大会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在《晨报》和《北京大学日刊》上同时发出通告:“五月五日(星期五)是马克思诞生百又四周年纪念日,本会定于是日下午一时在北大第三院(北河沿)礼堂举行纪念大会,并请李大钊、顾孟馀、陈启修、高一涵诸先生讲演。此会公开性质,无论何人均一律欢迎”。由于缺乏资料,关于这次会的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五日,北京《晨报》副镌辟有“马克思纪念”专栏,刊登了竞人的《我们纪念马克思的意义》、《俄国革命之马克思主义基础》,雁订的《马克思传》;次日,还发表了李大钊的《马克思与第一国际》。[3]

在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曾刊登启事,写道:“上海学界因今年五月五日为十九世纪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马克思先生一百又四周年的诞生纪念日,已发通告,邀集各方人物,在北四川路巡捕房对面民强中学怀恩堂开会纪念。临时并请熟悉马克思学说际遇者,登坛讲演。凡愿参与这位伟大学者纪念的人,请都于下午四时到会,毋须持券,可以入场”。[4]五日召开纪念会,执行主席是张秋人。他在会上讲演了马克思事略,概述了马克思发现的剩余价值论,“能发以前经济学家所不能道之原则”,高度赞扬马克思的英勇奋斗精神,指出“其际遇亦殊困厄,彼能奋其不屈之精神,以与环境抗。凡兹皆吾人所值得纪念者”。陈望道在会上作了为什么钦佩马克思,信奉马克思主义的讲演。他说:“我之所以钦佩马克思,决不迷信其为一可惊之伟人要之〔旨〕有三点:(一)马克思曾从事于法律之研究。凡研究法律者思想类多迂执,而马克思则进取不懈。(二)马克思曾从事于哲学之研究。凡研究哲学者,思想每陷于玄渺,而马克思则仍努力于现实之社会。(三)马克思中年(原文如此)曾变一长期之恋爱生活,凡恋爱程度一高,则感情兴旺,懈于进取,而马克思终不以恋爱之热情,而减杀其理性。此皆吾人所可以为范者也。”在纪念会上演说的还有郑太朴、沈雁冰及印度学者。[5]

在长沙,纪念大会是由长沙马克思学说研究社发起的。会前发出入座券一千五百张,实际与会者达二千人以上。纪念大会首先由“主席熊君瑾〔玎〕报告开会宗旨,引大众向马克斯象〔行〕三鞠躬礼”。教育界人士黄衍仁讲演了马克思的生平和剩余价值学说。他说:“马克斯虽为德国人,而其所持主义,发明科学的改造社会方法,振起一般无产阶级的精神,其功实在于全世界。吾人纪念其个人,实纪念其主义云”。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与中国”两次讲演;夏曦作了“共产主义与俄国”、樊树芬作了“唯物史观与阶级争斗”、雷腾宇作了“无产阶级专政”、张石樵作了“改造社会应取何种方法”的讲演。在会上演说的还有多人。大会开得十分活跃,与会者情绪高昂。会议从下午五时开始,直到晚上九时才结束。[6]

在广州,五日下午隆重举行了纪念大会。那天,正值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之际。当时,社会主义青年团择定五月五日开幕是有原因的。因为以前这个组织仅带有社会主义的倾向,团员成份比较复杂,除了有共产主义者外,还有无政府主义者,基尔特社会主义者、工团主义者等等。重建以后的青年团,为了强调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先进青年的革命组织,大会特意确定在马克思诞辰一百○四周年纪念日开幕。参加大会的除这两个会议的代表外,还有其他方面的来宾一千五百多人。陈独秀、李启汉、苏兆征、张太雷、邓中夏、许白昊、施存统、易礼容,俞秀松、陈子博、梁复燃、陈公博等都参加了会。[8]会场主席台上方,悬挂着马克思的大幅肖像。与会的少共国际代表达林在回忆纪念会的盛况时写道:“到处都可以感到节日气氛,喜气洋洋。男人们穿着洁净的刚刚烫平的长衫;妇女们,主要是大学生,穿着短裙;工人们穿上了新的兰衣裤鞋……。”[9]会上,执行主席张太雷致开会辞。中共中央执委会书记陈独秀作关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长篇讲演。[10]会上发表演说的有十六人,他们的演说“多鼓吹社会革命,真是慷慨激昂,使人奋发”。大会“直至五时余,始三呼社会革命万岁而闭幕。”[11]

一九二二年纪念马克思诞辰的活动,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是第一次。这次活动是我党利用学术讨论的名义,采取公开合法的形式,向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系统的全面的宣传马克思及其学说的尝试。建党初期,它对于启发和号召广大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投入反帝反封建斗争的行列,促进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

------------------------------------------------------------------------

[1]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政治报告选辑》(1922—1926),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1年3月版。

[2]见中国革命博物馆藏品。

[3]北京《晨报》副镌,1922年5月5、6日。

[4]上海《民国日报》“觉悟”副刊,1922年5月5日。

[5]上海《民国日报》,1922年5月6日第10版。

[6]上海《民国日报》,1922年5月13日第6版。

[7][11]《先驱》第8号,1922年5月15日。

[8]参见《先驱》第8号;赵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载《青运史研究》1981年第1期。

[9]达林《中国回忆录》(1921—1927),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3月版。

[10]参见广州《群报》,1922年5月23日。

(原载:《党史研究资料》1983年第3期)

揭明星第一次失身内幕 章子怡裸替自曝初夜秘闻

娱乐圈的明星无小事,对于喜欢和支持他们粉丝来说,明星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粉丝所关注,而关于明星的隐私或私密更是粉丝们窥探的目标,美女明星的“第一次”给了谁更是令人关注。虽然如今已是开放的年代,但是对于“初夜”“第一次”等话题依然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明星的私生活一直是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热点,而作为她们私生活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性事。那么明星们第一次性生活的感受是怎样的呢?关于初夜,普通人可能会三缄其口,但是对于娱乐圈的明星来说却较为开放,甚至有女星当众曝出自己的性爱经历。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