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专家称此举动会对未成年人造成更大负面影响

2017年02月17日 10:23   编辑:peter   来源:E都市

我要分享:0

摘要: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公安部日前公布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将行政拘留执行年龄从16周岁降低至14周岁。专家建议,降低未成年人行政拘留执行年龄应当慎重,同时,对违反治安管理的未成年人不应当简单采取成人化的处罚模式,特别是应十分慎重适用行政拘留等拘禁类措施。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近年来,全国多地发生令人痛心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13岁少年杀害三姐弟,中学女生遭同学殴打拍裸照……

公安部1月16日公布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一条取消了现行《治安管理处罚法》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不适用行政拘留处罚的限制性规定,同时将初次违反治安管理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的年龄范围从之前的“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修改为“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将行拘执行年龄从16周岁降低至14周岁,引发广泛争论。

公安部在征求意见的公告中指出,修订该法律是“为有效应对社会治安管理新情况、新问题,更好地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公共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规范和保障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依法履行治安管理职责”,公安部经深入调研论证、反复修改完善,多次征求有关部门、专家学者和地方公安机关的意见。

《中国妇女报》和《新京报》今天均刊登对降低行拘执行年龄的讨论。有专家建议,降低未成年人行政拘留执行年龄应当慎重,同时,对违反治安管理的未成年人不应当简单采取成人化的处罚模式,特别是应十分慎重适用行政拘留等拘禁类措施,建议《治安管理处罚法》以12周岁为界限,设置符合未成年人身心发展规律、具有教育矫治和预防功能的干预措施。

不过也有法律工作者认为,降低行拘年龄能有效惩戒霸凌。因为现行《刑法》存在的问题是,对于那些已经满14周岁的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只要他们的违法还没有达到涉及“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等重罪之前,就不能采取任何的刑事强制措施;甚至连执行5到15天行政拘留都不能;但等到真的达到了,已然大错酿成。从行政拘留到“刑事重罪”之间缺乏必要的过渡,也缺乏一个中间性质的处罚手段及时教育、挽救未成年人。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近年来,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形势整体向好发展,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逐年下降,重新犯罪率也持续走低。

据了解,2013年至2015年全国检察机关分别对16524名、14892名、14499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出不批捕决定,不捕率分别为25.23%、26.66%、29.41%;分别对5209名、5269名、4954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作出不起诉决定,不诉率分别为6.6%、7.34%、8.43%,不捕率、不诉率均呈逐年上升趋势

虽然,未成年人犯罪率岁总体趋缓,但在不少地方仍是令人无法忽视的社会问题。

在新华社去年8月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山西省人民检察院2012年成立独立的未成年人检察处,并在市县两级检察院设立相应机构。综合该省这些年来的数据,未成年人犯罪呈现犯罪低龄化、在校学生比重降低和重新犯罪率低等特点:

——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趋势明显。数据显示,16岁至17岁的未成年人犯罪比例仍占多数,但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越来越多。三年来,山西省有近700名15岁以下涉罪未成年人被起诉,占到总数的17%。“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并不鲜见,甚至有增多的趋势。”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未检处副处长王伟说。

——在校学生犯罪比重有所降低。校园暴力近年来屡屡曝光于网络,在校学生的犯罪情况怎样?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山西省在校学生犯罪比例占未成年人犯罪总数的15%,并且从2013年的291降到2015年的160,今年上半年是73人,呈逐年降低态势。“这说明防控重点在失学未成年人群体。”王伟分析说。

——重新犯罪率低位运行。从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提供的数据来看,2013年以来,在审查起诉阶段全省有114名未成年人重新犯罪,占起诉总人数的2.8%。

专家分析认为,未成年人犯罪起因复杂,与个人、家庭,学校、社会均有关系。此外,暴力、色情、赌博、吸毒等社会不良风气和丑恶现象,对未成年人来说,都是诱发其违法犯罪的重要原因。

同时,有分析指出,我国目前存在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一放了之”和“一罚了之”的弊端,对这一群体的违法犯罪缺乏必要且科学有效的干预措施。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行政拘留或降至14岁

“行政拘留不宜用在未成年人身上,没有效果,反而起坏作用。”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少年司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现行处罚法及修改意见的措施,都是立足于成年人的,缺乏未成年人视角。未成年人实施违法行为,是其心理行为偏常的外部表现。这种心理行为偏常受多种因素影响而形成,对其干预矫治通常需要一定的时间。行政拘留时间短,又没有专业干预措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的问题,反而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既与未成年人保护的方向相悖,又无助于改善社会治安秩序。

在宋英辉看来,行政拘留难以对未成年人起到预防作用。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具有不同于成年人的特殊性。从外部因素来看,大多违法未成年人深受家庭监护缺失、父母教养不当、学校教育偏差、社会消极环境或不良资讯的影响。从个体自身因素来看,此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身心处于过渡、发展的不稳定、不成熟状态中:在脑发育方面,尽管脑的重量和容积基本达到成人水平,但是大脑机能远远落后于成年人,特别是前额叶皮层远未成熟,辨别是非、控制行为、遵守规则的能力弱;在心理方面,处于“第二次危机”的青春期(12周岁左右至18周岁),内心充满矛盾,情绪容易波动,具有很强的叛逆性、冲动性。因此,在外界不良环境的影响下,未成年人容易不计后果,实施危害行为。

“对未成年人予以行政拘留,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确可以暂时隔断他们与不良社会环境的联系,在短时间内防止他们继续实施违法行为,但作用非常有限。”宋英辉说。

宋英辉认为,行政拘留会给未成年人的社会化造成负面影响。从行为自由到行政拘留后封闭式拘禁,其所处环境会发生巨大变化,这会对未成年人的大脑发育、性格养成、心理健全产生影响,甚至有可能促成其形成反社会人格,导致攻击性增加,日后矫正的难度更大。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