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掐死7旬父亲 医生收千元开具肺癌死亡证明

2017年05月19日 22:31   编辑:小鹏   来源:网易

我要分享:0

摘要:男子掐死7旬父亲 医生收千元开具肺癌死亡证明,死亡证明 急救医生 急救 尸体......

(原标题:细思恐极!46岁男子杀74岁父亲,急救医生收钱开假死亡证明)

患癌症的父亲欲卖房治病要求子女尽快腾房,46岁的刘某在与父亲的争吵中,用拳头及烟灰缸砸脸、胳膊扼压脖子,造成74岁的父亲机械性窒息死亡。为逃避责任,刘某用1000元现金让急救医生王某开具肺癌死亡的证明,并阻止赶回家的妹妹看尸体。对父亲死因心生怀疑,妹妹报警后 刘某归案。

因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和帮助伪造证据罪,5月19日上午,刘某和王某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重案组37号注意到,庭审中,二人均表示认罪,但在起意做假死亡证明的问题上互相推脱责任。

▲杀死父亲的46岁男子刘某(右)受审,同时受审的急救医生王某(左)收钱后为其开出假死亡证明。王鑫刚 摄

患癌父亲驱赶辱骂 中年男暴力杀父

5月19日上午9点半,头发花白、身材壮硕的刘某被法警带入法庭,环顾旁听席,他没有见到一位亲属。

刘某案发前在北京市铁路局北京客运段工作,在位于丰台北大地的家中,他与妻儿、妹妹和父亲一起生活。2011年,刘某母亲去世,父亲又在2015年查出肺癌。

检方指控,去年6月17日下午5点,刘某因家庭矛盾与其父亲发生争吵,用拳和烟灰缸击打其父头面部,并用胳膊扼压其颈部,致其父机械性窒息死亡。

据刘某称,从小由母亲带大,常年在外的父亲患病后,由他和妻子、妹妹照顾,父亲没有正经工作,自己还曾将5万私房钱用来给父亲治病。

刘某回忆称,案发当天下午3、4点,父亲突然提出要将房屋租售换钱治病,要求刘某和妹妹尽快搬出,话题不欢而散,后妹妹外出。想与妻子倾诉的刘某多次拨打电话仍无人接听,于是让儿子到妻子单位找人。

儿子外出后,家中只剩刘某和父亲。刘某说,父亲再次找其要答复,后二人发生争吵,父亲的言语中不乏对其和母亲的辱骂,自己被激怒后出拳殴打了父亲面部。

“他揪我的头发,我顺手抄起烟灰缸砸了他的头。”刘某称,争吵愈演愈烈,从客厅吵到卫生间,为让父亲停止辱骂,刘某用胳膊卡住父亲的脖子,直到倒地的父亲不再挣扎……庭审中,面对公诉人对案发细节的询问,刘某多次低头叹气。

刘某说,面对口鼻流血、头部受伤的父亲,他曾实施急救措施,但并无效果。妻子随后赶回家,拨打999。

▲杀死父亲的46岁男子刘某(右)在法庭上。 王鑫刚 摄

急救医生收了1000元 开假死亡证明

此案中的另一名被告人是25岁的王某,案发时已经当了2年多的急救医生,被捕两月后,王某取保候审,开庭时他提前到达法庭。

据指控,王某作为999急救医生于案发当日晚7点到达现场,在确认刘某父亲死亡后,跟家属进行沟通并联系殡仪馆。但他在明知刘某之父系非正常死亡,应当报警的情况下,帮助刘某伪造其父死于肺癌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以下称《死亡证明》),并收取好处费人民币1000元。

王某称,到达刘某家时,老人被抬到卧室床上,经检查已确定死亡。王某回忆,老人的额颈部有个2、3厘米的口子,左眼睑淤青,身上有血迹,对此,家属的解释为遛弯摔伤所致。

在案发当天王某填写的999的急救医疗记录中提到,死者头部外伤拨打999,在现场,家属表示对死因无异议。

检方认为,刘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王某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以帮助伪造证据罪追究王某的刑事责任。

此案将择日宣判。

▲庭审结束后,刘某和王某被法警带离法庭。 王鑫刚 摄

庭审直击

“制造”假死亡证明,谁出的主意?

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先后受审的刘某和王某均表示认罪悔罪,但在起意在死亡证明上做假的问题上,二人互相推诿。

儿子刘某:医生索钱称可不惊动警方

刘某称,急救医生王某对父亲检查后,做出已死亡的判断,提出如果给钱可以不惊动公安机关。

“他(王某)说,死者有外伤,按规定应该交公安机关处理,如果家属没有异议,可以不惊动公安机关,帮忙把事儿处理了。”刘某称,当时自己头脑混乱,也想隐瞒行为,于是表示同意,现场给了王某1000元现金,收钱后,王某帮忙联系了殡仪馆,并开具老人因肺癌死亡的证明。

将烟灰缸和清理卫生间血迹的抹布仍到楼下垃圾桶后,刘某随车前往殡仪馆送尸体。

尸体被拉走前,妹妹听闻父亲出事赶到家时情绪失控,担心妹妹过渡伤心影响身体,自己没让妹妹看尸体。

对此,刘某的妹妹在证言中提到,哥嫂在现场的举动让她心生怀疑,自己被告知父亲洗澡时摔伤,但浴室内并无血迹,前往殡仪馆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对劲,遂报警。

医生王某:曾要求报警被家属塞钱

“当天我没戴眼镜,家属强调老人的伤是摔的,出于同情,我也没多想。”王某说,按规定,对50岁以上的病人、有病史、无外伤、且家属在场的,急救人员可判断为正常死亡,可以开具死亡证明,如果不符合条件,急救人员需找警察来排除刑事嫌疑,做出正常或非正常死亡的判断。对老人颈部的外伤,其当时准备报警,但被家属拒绝,称不想让老人尸体被解剖再受罪,请求其开具正常死亡的证明,尽快送殡仪馆。

王某称,开完死亡证明,殡仪馆的车抵达前,他再次向刘某夫妇强调此情况按理说应报警,刘某的妻子就将1000元现金塞给他,收的钱原本要与司机分了,但因同车司机欠其钱,遂未接受分钱。王某说,该笔钱归案后如数交给警察。

“这是我的违规行为”,当无法将不报警出假证明的行为,越过其急救医生的职责完全推给刘某夫妇时,王某承认,自己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对此深刻检讨,如法院认定其行为犯罪,自己接受并将认真悔过。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