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分"考生十年后重新高考 曾交白卷写"教育宣言"

2017年11月14日 07:41   编辑:小鹏   来源:网易

我要分享:0

摘要:“零分“考生十年后重新高考 曾交白卷写“教育宣言“,高考 考试 教育 打工......

(原标题:“0分”考生十年后重新高考, 别再相信“读书无用论”了!)

2008年,19岁的安徽考生徐孟南第一次参加高考,但是他并没有在考卷上填写正确答案,而是写了满篇自己的“教育宣言”,注定,这样的考卷也无法将他送入大学。

走出考场十年,他辗转在各地的工厂打工,成家生子,但是他渐渐觉得,当年的做法“太不值”,几天前,徐孟南进行了2018年的高考报名,时隔十年,当年的这位“白卷”考生,希望能够重返高考考场。

徐孟南目前边工作边备考

交白卷写“教育宣言”

徐孟南1989年出生在安徽省亳州市的一个乡村家庭,家里一共四个孩子,读书成为了他们未来能够出人头地的一个最重要的选择。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的,但是一直到高一之前,学习成绩都还很好,在班级里能够排在中上等的水平。”徐孟南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上了高一以后,开始喜欢看一些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书,就对当时的考试制度啊有一些不满意,变得比较叛逆。”

为了“让考试制度改变”,徐孟南曾经给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媒体甚至作家写信,但是都并未得到答复,这让徐孟南有一点儿小小的失望,只能偶尔在网上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之后,徐孟南开始厌学,经常会跑到网吧去打游戏,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家人自己是因为对考试不满而选择逃避学习的,“那个时候成绩下降很快,老师和父母都特别生气,但是现在想想,他们都是在替我着急。”他说。

2008年,徐孟南和其他考生一起,参加了高考,但是他并没有按照考试的要求规范答题,而是在卷子上写满了自己的“教育宣言”。

并非临时起意

徐孟南告诉记者,自己当年的做法其实并不是在考场上临时起意,而是早早就计划好了的,“那几年比较小,想法可能也比较简单,就一直觉得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考试体制。”他说,“我当时想,我把我的想法写在考卷上,或许就会引起大家的重视,能够被关注,让我的‘宣言’也被更多人了解,从而带来改变。”

徐孟南说,他当时的这份“教育宣言”主要内容就是希望改变应试教育,让大家按照兴趣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向,并且增加日常生活知识的考试等等。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答题一定会得0分的,但是没想到成绩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的总成绩单上竟然还有100多分,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些分是怎么得到的。”徐孟南告诉北青报记者。

但是考试之后,等了很长时间,徐孟南想要的“引起关注”却一直没有发生,他的那些“考试宣言”便也随着他的考卷而石沉大海。

徐孟南已报名2018年高考

漂泊打工10年开始反思

高考结束,100多分的成绩无法将徐孟南送进更高一级的学府,他只能选择跟随父母外出打工,多年来,他一直在浙江许多企业做工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流水线的工作比较简单,但是也很辛苦,每天7点多就需要起来工作,上班时间都在10个小时,有的时候需要加班就会更辛苦一些。”徐孟南说,“这样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每天在做重复的工作,但是如果现在想要换好一些的工作,都需要比较高的学历,而我只是高中毕业,很多时候并不能够达到学历上的要求。”

这些年,徐孟南干过灯箱制作、浴室用品的组装,还曾经在亲戚的企业做过一段时间的管理工作,但是都并不稳定,而且十分辛苦。

在更换工作的时候,徐孟南都会留意用人单位的学历要求,如果超过高中,他就不会去应聘了。因为只能从事比较初级的工作,“还是挺辛苦的,有时候连着几个月都没办法休息一天,请假的话就要扣钱,而我的以前上了大专或者大学的同学,他们的工作都有比较充分的业余时间,光这个就让我很羡慕。”他说。

高考之后的近十年时间里,徐孟南还完成了结婚生子的过程,现在,他每年都外出打工,而爱人和孩子则留在老家,“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当年的做法可能真的是太不值得了,如果当时认真答题,可能现在会是另外的一种人生。”

高考后的几年,徐孟南一直比较关心“白卷考生”一类的新闻,他也曾经在安徽、江苏的一些高中做过宣讲,让还在读高中的孩子好好学习,不要因为一时的叛逆而错过了高考这样一生可能仅有一次的机会。

工作时戴耳机“补课”

徐孟南说,虽然自己一直在反思,但是他也并不认为考试制度应该一成不变,只是这样的问题一定会逐步得到改变,而不应该用在考卷上写“考试宣言”这样比较过激的做法。

“我关注了上海和浙江等地区这几年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其实和我当年的想法有很多类似,例如学生可以自主选课,学习的内容更加全面等等。”徐孟南说,“不过人应该先驾驭好自己,再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几天前,徐孟南完成了自己2018年高考的报名工作,他说现在高考不限制年龄了,对他来说算是一个机会,他也希望能够重新走进考场,弥补自己当年的那次“冲动”。

而关于即将参加2018年高考的事情,徐孟南还暂时没有和父母爱人讲,他说相信他们会理解自己的,而现在的自己只是想能够安心地备考,“现在每天还需要上班,好在现在工作的时候可以戴着耳机,我就会把一些课程下载下来,一边工作一遍听课。”徐孟南说,“然后就是利用下班以后的时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学习过了,所以差的课程会比较多。”

徐孟南告诉记者,对于2018年的高考,自己一定会认真面对,肯定不可能再交“不靠谱”的答案了,他知道自己差的课程比较多,所以并不奢望能够考上本科,他的目标是希望先考上大专,以后有机会再继续深造,而对于考取的目标,他希望能够报考新闻学专业。

那些年他们也想考零分,然后呢?

在高考中交白卷,徐孟男并非独一无二。

2008年高考爆出一个意外,来自云南的考生吉剑4科仅得168分。事后,吉剑解释,原本是想要考0分的,考理科综合时,他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想法胡乱做了些题,没想到还得了132分。

令人费解的是,在他所开的名为“心海时空”博客上,曾发表过很多数学论文。但高考查分显示,他数学只得了8分。对此,他说,分数未必能准确衡量一个人的真实水平。

他的举动也让身边人费解。班主任邓军声表示,“作为他以前的高中班主任,不知该做何评价,我曾对他说过,不管天赋如何,高考成绩还是得上去,你复习资料这么多、这么杂,应该认准一套,在搞懂的前提下再去做其他方面的深入。”他最好的同学邱永,也不支持这种做法。

2006年高考爆出的最大冷门是河南南阳考生蒋多多交了白卷。当时,她在试卷上用双色笔答卷“批”高考、并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到密封线外。在母校,很多老师都对此事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冷漠。事后蒋多多说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笑。她还表示,后来有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

2010年,来自陕西的张皎,因为自我炒作“零分状元”,而成为网络红人。当年,张皎的语文、数学、综合、外语四门科目和总分均为零分,是名副其实的交白卷。

他后来解释,他考零分是想学美国的比尔?盖茨。然而,他在挖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后,却选择做“窃卡大盗”——制作伪卡消费套现信用卡。张皎后来在看守所说:“也许就是太渴望成功,急功近利。”这样的结局也和他在网络上发表的豪言壮语——10年内赚1000万元的目标,相去甚远。

熊孩子频现谁之过 家庭教育常见误区面面观

近些年,关于“熊孩子”的报道屡见不鲜。熊孩子频现谁之过?家庭教育的缺失恐怕难辞其咎。那么家庭教育都有哪些常见的误区呢?身为父母的你是否也中招了?

盘点教育漏洞所引发的社会悲哀 王娜娜事件调查

当年,被冒名上大学的罗彩霞曾轰动全国。如今,沈丘县33岁的王娜娜也遭遇同样命运。2003年高考后,因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为落榜便外出打工。2015年,她发现自己当年并非落榜,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被人顶替读了。由于教育体制的漏洞导致的人生变数枚不胜举,教育界似乎也蒙上一层灰布,学生和老师自杀的新闻层出不穷。下面我们一起来盘点下教育漏洞所引发的社会悲哀事件。

盘点那些学不到的知识 母亲给女儿安全套

性教育是关于人类的生殖、生活、生理需要、交媾以及其他方面性行为的教育。一般将创造继起之生命的过程分阶段叙述,包括受孕、胚胎与胎盘的发展,妊娠和分娩。经常也包括如性交传染疾病(性病)和预防,以及避孕。近日,北京某高校八名大学男生竟然每人出资5元0,合伙将一位“小姐”偷偷带入学生宿舍集体奸宿。结果“小姐”在溜出宿舍大门时昏倒在地事情败露。

音乐、美术要加入中考? 杭州教育局:暂时不会实行

中考很重要,每年中考政策有任何变化,都会让焦虑过度的家长们紧张万分。这两天,就有这样一条在朋友圈疯传的消息,让家长们不淡定了。音乐、美术要加入中考必考科目!......

第三届苏台基础教育论坛在溧阳举行

(11月17日)今天,由省教育厅、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指导,省港澳台教育交流中心主办的第三届苏台基础教育发展论坛在溧阳举行,来自台湾地区和江苏省内近百名中小学校长和教育专家出席论坛。百校千生携手交流本......

教育观察:语文高考改革走向何方?

最近,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在谈到高考语文改革问题时出语惊人,称高考语文将对女生不利,还要让15%的人做不完考卷。 有媒体报道,温儒敏在出席一次活动时表示,高考命......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