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社会 正文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酒托女有时需要牺牲色相收入却过万

2017年12月07日 09:25:12  来源:E都市  编辑:甜甜
举报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酒托女有时需要牺牲色相收入却过万。现在酒托女逐渐成为酒托产业链的一环,不需自寻猎物和外形,重点是能说会道,会哄男人,必要时也会牺牲一点色相。而这个牺牲色相并非是肉体关系,通常是挽着胳膊。而这些都是通过键盘来进行传递的,那么这些酒托女背后究竟是什么产业呢?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酒托女有时需要牺牲色相收入却过万

其实键盘是作为酒托产业链中的代名词,任务就是扮成女性和网友聊天,取得信任之后,再由“传号手”将信息发给北京的“酒托女”。之后就邀请前去指定进行高额消费,金额数百元甚至上万元不等。金额提成也都不同,当然一名“托头”自称月入数万。酒托女许晓诺在百合网上加了探员为好友,随即发出邀约,提出在北京大望路附近见面。见面后提议去西餐厅吃饭,探员坦言不饿,但提议换家店,但遭到拒绝。落座后,许晓诺接过菜单点了份599元的套餐。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酒托女有时需要牺牲色相收入却过万

再后来,许晓诺带探员离开西餐厅,态度变得冷漠。当然这天除了许晓诺之外,次日一名自称王文琪的网友也在百合网和探员搭讪,自称是幼师行业,老家在石家庄。加微信后,当天约着在团结湖地铁站附近见面,去了一家名叫“元远俱乐部”的KTV。进了KTV包厢,王文琪先点了两杯绿茶饮料,共160元。见其主动买了单,又叫来服务员,点了3瓶小百威和一盘水果,探员又支付280元。1小时后,王文琪将酒喝完提议先离开。之后探员在KTV楼下大厅寻找其去向时,遇到一个自称是经理的人,辱骂探员“给脸不要脸”之类言语。

之后探员以应聘“键盘”为由联系上一名“托头”,相约在十里河附近见面。在9月26日,与保安小易碰头。按小易指引,当晚,在东城和平里东街一酒店内,探员见到了“托头”孙杰。据他描述,酒托女和合作店家都在北京,但“机房”设在河北燕郊。于是探员进入了这个组织卧底,“机房”已有五六年,在此工作的有三名“键盘”,其中一人是“机房”头目迪哥,还有一名“传号手”。在“机房”,二三十岁的“键盘”和“传号手”,每天工作10小时,早10点到晚8点。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记者卧底京城酒托 酒托女有时需要牺牲色相收入却过万

于是探员进入了酒托内部,还需伪造身份引狼入室。经过“键盘”这关后,就进入酒托女的表演时间。对她们而言,就是让初次见面的男网友消费。其次得机灵,要能说会到,有时也需要牺牲色相。而如男方花了几万没钱了,酒托女可以付钱。临走时,结账时刷走的只是1分钱。当然也并非每个都能够成功,但是“机房”头目迪哥告诉探头,近三个月的流水,每月都在10万元以上。而“键盘”梁哥告诉探员,利润主要来自酒水暴利,这些酒水不值钱,20块钱一瓶的红酒可以兑一大桶,一瓶卖1980元、3980元。

分成多半是店面可以分25%,酒托女分20%,“键盘”分15%,“托头”分10%左右。而且敬业的酒托女,月入过3万都是正常事情。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酒托的伎俩一般是借交友、恋爱、谈合作等理由为诱饵,诱骗手段均属于涉嫌违法,尚不够刑事处罚的。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