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社会 正文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新疆版聂树斌案谁担责

2017年12月07日 18:19:31  来源:E都市  编辑:小赤
举报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新疆版聂树斌案谁担责?英国哲学家培根曾经说过一句话:“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这是我跟老周用生命垒起来的。”挥着手里清清楚楚写着“无罪”、盖着大红章的判决书,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的大门外,73岁的李璧贞对媒体反复说着这句话。

这天是2017年11月30日。分院所在的伊犁州首府伊宁天气并不好,飘了点雪。儿子周远穿着新买的黑色外套,和她隔了几米,一直看着她,没有说话。

老周,是李璧贞的丈夫、周远的父亲周佩,去世于2006年。病发突然,上午送进医院,下午就去世了。医生问69岁的周佩,有什么话要说。周佩不说话,只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到去世,眼睛仍然没有合上。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从1997年5月17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猥亵妇女被抓,到2012年5月21日走出监狱,周远失去了15年的人生自由,也失去了从27岁到42岁的最好年华。加上这五年半的申诉过程,周远背负着强奸犯的罪名,活了20年6个月。

二十年来,他的案子在法院反复开庭,新疆高院也来过多次了。先后经历的六次判决,在他看来,“都是演戏”。

1997年5月17日晚上11点,警察敲开了周家的门,带走周远。一开始,周远和父母都不清楚,究竟为什么抓他。后来才知道,当天凌晨,周家所在的伊宁三中校内发生了一起女性被伤害事件,一名17岁女生的下体受到侵害。周远被警方列为嫌疑人。

这样的案件在这个边疆小城发生了多年。从1991年开始,伊宁的很多年轻女孩受害,下体被人重伤,还有不少发生在伊宁三中校内,当地人心惶惶。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周佩是伊宁三中的历史老师,李璧贞是校工,全家都住在学校宿舍里。他们早就听说过这些事,但由于觉得犯罪手段太过肮脏,没跟孩子提起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的命运会和这些案件联系在一起。

出生于1970年的周远,当年27岁,待业在家。三年前,他从新疆纺织工业学校毕业。回到伊宁后,零零散散干了一些体力活。周围住的都是父母的同事,他怕别人问起怎么成天在家,有的时候,为了躲避熟人,他会翻墙进出学校。

当天,周远的这个行为被人描述为“不正常”,他成为了公安机关的怀疑对象。

他回忆,与一开始的东拉西扯不同,后来,六个办案人员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他们把电线连在他的腰部和脚心,只要他说“我没干”,电流就会穿透他的全身。他们说,这是“测谎仪”。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他顶强奸犯罪名活20年 改判无罪庭上无人表达歉意

类似的手段层出不穷,一直没被允许睡觉的周远,内心逐渐被击溃。他跟办案人员说,你要啥口供,我就给你啥口供。“能过公安机关这一关、能活着就行了。”

或许,舆论又该对迟到的正义欢呼了,虽然比之聂树斌,周远还活着,但这种苟且存活的底色仍然是灰暗的。从死刑到无期,从有期徒刑十五年到无罪,他所经历的生死和耻辱不是一句无罪就能够消弭的。而这又不免让人想起在中国的法治史上,那一个个寂寞的名字:聂树斌、佘祥林、呼格吉勒图、杜培武、赵作海……

从死刑到无罪,只需一句话,但周远所遭受心理和精神的双重磨难,将会笼罩在他的后半生。

新疆版“聂树斌”周远案真相曝光 周远案再审改判无罪含冤20年终脱罪

“新疆版聂树斌”周远案再审宣判:改判无罪,20年后终脱罪。今日(11月30日)上午,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公开宣判,以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这个判决,周远等了20年。

八千湘女上天山真实历史 八千湘女上天山内幕真相遭热议

建国初期,为了镇压边疆叛乱和分离势力,同时为了开发边疆沃土,更重要的是解决镇守边疆的2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的生理需要和现实婚姻问题,从湖南抽调女性前往边疆组建“革命家庭”,八千湘女上天山这是民间口头相传的一种说法。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