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阳戏12代传人:怕国家级非遗在自己手里失传

2017年08月11日 10:25   编辑:小徐   来源:中国网

我要分享:0

摘要:中国网8月11日讯 8月10日,雨后天晴。四川广元昭化区射箭乡龙江村三组62岁的李大富站在堂屋前,拿着药王孙思邈的木制面具,一遍遍擦拭着;而66岁的刘成元则仔细......

中国网8月11日讯 8月10日,雨后天晴。四川广元昭化区射箭乡龙江村三组62岁的李大富站在堂屋前,拿着药王孙思邈的木制面具,一遍遍擦拭着;而66岁的刘成元则仔细查看将刚晒过的件件演出服装,叠好,放进道具箱……

射箭提阳戏是国务院批准确定的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宗教与艺术相结合的一种原始古朴的戏剧形式,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传承最正宗、内容最丰富的傩戏品种,堪称中国傩戏的“活化石”。

“本来就只有16个人可以上台的,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在家,其他的14个人都在外面打工。真怕提阳戏在自己手里失传啊!”李大富惆帐地说道。

 

 

传承十二代 能上台仅剩16人

居住在射箭乡龙江村三组李家嘴的李大富是提阳戏第十二代嫡系传人,在当地称为“坛主”。从小,因眼疾几近失明,一直跟着爷爷——提阳戏第11代传人学戏。1987年爷爷去世后,接任 “坛主”。

“据老人们代代相传,提阳戏起源于唐朝的陕西。当年唐朝天子李世民梦游地府时,亲眼目睹人们在阳世作恶而在阴间接受酷刑的惨状,他便决心创立一种规劝世人向善积德的愿戏,就是提阳戏。清代乾隆46年传入射箭乡。”目前在陕西早已失传,仅昭化区射箭乡及其周边的川北地区还有遗存。

射箭提阳戏由酬神、娱人的傩祭、傩舞发展而成的宗教与艺术相结合的汉族民间活动,是一种既原始古朴又独具特色的戏剧形式,是当地老百姓许愿祈告的民间傩戏,称之为“花花愿戒”,因其主旨为在阳世劝人为善,故称“阳戏”; 阳戏既是一种道教祭祀仪式,又是一种特殊的戏剧表演形式,其戏班俗称端公班,也称“端公戏”;由于它长期活跃于射箭乡,其演出成分中又有提线木偶表演“天戏”的主要特点,故习惯称“射箭提阳戏”。

1987年,李大富接任坛主后,开始重新制作演出道具。“ 整个演出道具基本上都在文革期间毁完了,仅剩药王孙思邈的面具,那还是我们村里的医生敬重药王才留下来的。”

请老人帮忙回忆神像的模样,请会雕刻的人制作木制脸谱,请会绘画的人描绘……一直到1989年,才基本上将道具制作完成。

木制道具容易脱漆,隔段时间,李大富就要将道具拿出来看看,去去霉,补补漆……

“学戏的人太少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据李大富介绍。目前,能够上台“跳”的只有16个人,加上会打锣或者唱的,也只有22人。

而能上台的16人中,就有14个人在外面打工,在家的年纪也都很大了,“我父亲会唱,可他都82岁了,李金生会打锣,也83岁了……”

找个传人接替自己,成为李大富的当务之急,“难啊!好不容易找个22岁的年轻人,他也想学,可学了一阵也出去打工了。”说起传承,李大富一脸的惆帐,“真怕流传几百年的提阳戏就在自己手里失传!”

遗憾 未完整演出过一场

李大富与刘成元成为提阳戏“留守”老人,一有空,两人就拿出道具演练。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有完整演出过一场。”演出最长时间的还是在2002年的11月,当时5社的一家人邀请他们去演出,从下午6点开锣,一直演到第二天凌晨5点过。

“冬天,打工的都回来了,我们《天戏》、《地戏》穿插着演,最后时间不够,就只演《天戏》,32折《天戏》全部演完,可惜《地戏》没演完。”说起那次的演出,李大富还犹意未尽。

箭提阳戏的演出有一套完整的演出程序。演出分三个部分,第一是开坛,即请神,第二是娱人,即演戏,第三是送神,回归天界。

演出剧目有32“天戏”、32“地戏”。所谓32天戏,即是由32个不同造型的提线木偶扮演32位神将,这32位神分别是:川主、上主、药王、文昌、童子、土地、领牲、大鬼、小鬼、钟馗、判官、祈世郎、牢子、陈公、关公、韩信、大伯、 二伯、三伯公婆、老寿星、巡布官、二郎神等。32位神各有自己的任务和作用。如川主、土主、药王供奉为坛神,临坛赐福;土地打扫坛场,佑护主方吉祥;大鬼、小鬼、判官、钟馗驱赶不祥;大伯、二伯、三伯公婆净坛祈福,为主家进财送宝;二郎神则清宅、扫荡,驱妖逐魔。

至于32地戏,“我虽然都会,但是只是自己在家没事就演练一下,还没有上台完整演出过。”

据现存宣统元年手抄本《地戏全集》所录,其戏主要有《孟姜女哭长城》、《姜子牙挂帅》、《梅花》、《秦王》等,演出时常在仪式程序中插演一些喜剧或特技类节目。

目前,他们演出的仅有14场,分别是《开坛》、《灵官镇坛》、《出土地》、《姜子牙挂帅》、《跑马》、《出三圣》、《联花》、《挑水灌花》、《饯行》、《看年月》、《巡城》、《上长城》、《回朝》、《送神》,以及钻火圈、上刀梯等特技。

政府搭台 提阳戏传承有望

“我们1989年在广元女皇山庄演出第一场,得到了领导的重视。以后每年都要演出几场。2015年,赴成都参加国际非遗节展演,一举夺得最高奖‘金马’奖。”李大富介绍说。

今年,是提阳戏演出最多的一年,仅上半年,就演出了5场。“每次演出,区、乡都要出钱把在外打工的人请回来,又是车费、又是补助的,确实很重视!”

提阳戏分生、旦、净、丑,整个唱腔主要吸收当地的民间小调和山歌,具有典型的地域特征。学习提阳戏绝非一朝一夕之即可一蹴而就,现在能上戏的人中,好多也就仅会一两样,“大多数都是临时上场跑跑龙套”。

昭化区、射箭乡党委、政府极为重视国家级非遗项目提阳戏的传承,除多方筹资,尽量增加提阳戏演出场次,还多次与传承人协商,想方设法保证提阳戏的传承。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与昭化古城演出单位联姻。”据射箭乡政府乡长张凯铌介绍,作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昭化古城,四面环山,三面临水,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古遗址、遗迹众多,民风古朴典雅,是广大游客观光旅游,休闲度假,学者考古研究的理想之地。

特别是昭化古城千年的古文明蕴育出了大量的民风、民俗文化,拥有川主庙会、城隍会、娘娘会、舞狮、牛灯、采莲船、走高脚、吹唢呐、哭嫁等传统节目,深受游客的喜爱。

目前,经昭化区、射箭乡党委政府牵线,非遗传承人李大富与昭化古城演艺公司就射箭提阳戏落户昭化古城一事正在商洽之中。

“提阳戏能够落户昭化,不但给昭化古城增加了更多更好的民俗表演节目,而古城演出单位又具有演员众多、基础好等优势,更能将提阳戏的传承下去。”

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射箭提阳戏的传承,张凯铌信心满满。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